三七养生

 找回密码
 加入三七养生
查看: 1254|回复: 1

倪海厦传奇-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19 08: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倪海厦传奇
2017-07-26      360doc个人图书馆 举报

前言
其实我最没有资格动笔写倪老师的生平。入门最晚,从师习艺时间也不长,早年倪师众多学问也没亲炙其授。老师与我距离也不算近,大概就在看到人和看到名字知道是学生这样的程度而已,一点都谈不上得到传授或是亲近的弟子。
我非常欣羡从早年就能随侍师侧的师兄们,可以随时上门请教,可以与老师饮茶煮酒论天谈地针砭古今,论老师所授,我一无可取,所以我很早就立志,希望能将老师生平梗概,和他内心的想法公诸于世,破除外界对他的误解和迷思,也能客观公正的正视他对中华文化的历史贡献。
倪师过往这些年,我透过老师家人及众多师兄姐的帮忙,拼凑出倪师的生平纪录,众多轶事趣闻,及瞠目结舌的事迹,惟笔力浅陋,史料涉及隐私不取,能给大家看的,精彩度不免就大打折扣了。
这一系列的文字,将会集结收录在即将出版的「第一届台北汉唐经方论坛医案实录」里,更多梳扒的史料也会陆续撰写补充,如果有能提供倪师生平事迹的师兄姐、先进及诸位前辈,也请不吝与我们连络,感谢!
某药厂董事长曾经说过,从他皈依的信仰,观想开示得到的结论,倪师是历代名医转世,生而知之,追溯根源,应该是扁鹊华陀。倪师曾在自美返台时,赠送一尊华陀雕塑给家族唯一对中医有兴趣的晚辈。对做为学生的我们而言,这为倪师增添神秘的色彩,也提供无限的想象。
第一章
倪师祖父当年笃信地理风水,曾向倪师父亲志凌公讲述到,当年先祖大川之墓穴内,不时有吵闹声,引起附近居民不安,村民们好奇,聚集众人一起将墓穴的龙门打开,发现里面有一只金色麻雀和一条鲤鱼相斗,不久村民们目睹金雀远飞,鲤鱼驾跃向山丘地后向不见,村民于是将此墓地命名为「金雀坟」,鲤鱼遁走的山丘名之为「鲤鱼驾」,至今浙江瑞安林下村(今岭下村)当地,依然沿用此地名。
倪师祖父因此延请各地著名风水师多达十八位前往堪舆,众家风水师观测结果,一致认为后代必出名医,为此倪师祖父变卖了二十五亩水田,供志凌公向学,但志凌公无意习医,家中虽藏有许多医书,只能沦为装饰。之后倪师成为名医,家族便常以此为谈资,谓家中终于出名医,倪师感念祖上,便将「金雀」及「鲤鱼」请人设计成商标图示,置于倪师网站和诊所商标使用,并重新命名祖坟为「金鹰鲤鱼穴」。
第二章
倪师父亲志凌公自幼勤奋向学,高中就读金华中学时,本已因推荐欲入西南联大就读,正逢对日抗战,学业因此中辍,民国三十五年,被强行带往台湾,同行者多有各领域杰出人士,因而种下未来倪师拜师之机缘。
倪师自幼活泼,不喜欢学校教育,放学常常不写作业跑出去钓鱼,喜爱漫画,当时漫画家叶宏甲所创作之「诸葛四郎」在全台风行,倪师甚喜之,闲暇亦临摩线条,倪师之后授课,绘图比例精准,线条华美,实肇因于此。倪师曾自述幼时调皮捣蛋,母亲为求管教,带着倪师拜师学艺,倪师早年即修习气功易筋经等传统武术,也在日后人纪教学课程中,一并传授五脏排毒法和文式易筋经。
倪师喜从母事,与母姐极为亲近『注一』,做饭洗衣等家务,都做的非常纯熟,一手面点功夫,人人喊赞,甚至不输外面店家的水平,对倪师来说,妈妈和二姐可说对他影响最大。早年二姐因为初经经痛难忍,跟倪师说:你学什么像什么,你来医治姐姐的经痛吧!随后便买了本医宗金鉴给倪师,倪师翻阅后拟出一方,竟治愈了姐姐的经痛,也奠定了倪师习医的决心。母亲常有大拇指僵硬疼痛的症状,发作时痛不可忍,当时新生南路有间天主教教堂,叫做圣家堂,里面有位管理员姓吴,年轻时学过一些针灸,有次凑巧帮忙下针,效果极好,母亲亲见中医疗效甚好,于是鼓励倪师大学报考丙组,不料大考前夕发生车祸,大腿撞断遂无法应考,手术后出院疗养期间,倪师醉心于古书,无心于课业,隔年联考改报丁组,考上东吴政治系。
虽然唸政治系,倪师母亲还是希望倪师学医,毕竟从小的天赋和家族的传说,让家人对倪师习医还是充满期待,倪师母亲询问过后,便请圣家堂吴先生教授针灸,不料三个月不到,不但把吴先生的技术学了个全,针法甚至更为熟练,吴先生自承倪师医术已在其之上,请倪师母亲另寻高人,以免担误倪师天份,当时名医周左宇及徐济民都刚好开班授课,倪师便正式的拜了这两位名医为师,倪师极为敬师,时常对学生说,这两位老师毫不藏私,对待他比对亲生子姪还要好,倾囊相授,不到一年,针灸程度早已远远超越其他同学,老师甚至还表示,倪师对医学的领悟力很强,甚至比他们还要更好。
除了向两位老师学针灸外,倪师还到基隆一间中药行当学徒,那间中药行有四位中医师坐馆,其中一位就是师承曹颖甫的经方大家姜佐景,倪师开始接触到经方,就是从姜佐景开始。这四位医师平时最喜打麻将,倪师随侍在侧,端茶送水,而中医师聊天,多半就是聊些行医经验和心得,倪师在白天听了之后,回家就会翻阅医书,初期倪师博览群书,无所不看,各家各派都有涉猎,但很快的,倪师就确信了经方,才是他未来投注心力的方向。
第三章
短短一年的时间,倪师的针灸实力突飞猛进,一开始帮家人下针治病,接着是街坊邻居,短短时间内大家都知道金山南路一段(现址)有位年轻的名医,据倪师弟弟表示,家中随时都有病人,站着坐着躺着到处都是,不仅如此,连大学系上老师也信任倪师,愿意让他治病,倪师大学时期不喜系上课业,藉着免费帮教授看病,得以把心思放在自己的兴趣上。
倪师最大的嗜好是弹吉他,当初是周遭同学表示想学弹吉他,倪师就说,那我来教你吧!说这句话的时候,倪师根本还没摸过吉他,他兴冲冲的跑去买了吉他和书,自学个几天,就开始教同学弹吉他了,还当上了东吴大学吉他社社长,组了乐团,这个嗜好维持了一辈子,除了闲暇弹唱外,也搜集许多精品吉他,倪师最喜欢的乐团是老鹰合唱团,Hotel California是他最欢弹奏的乐曲,倪师自美回台教授人纪班时,还跟学生共组了一个乐团,名为「传说」,自己也作词作曲,「我的梦」道尽了倪师一生的期许和愿望,至今学生每年追思纪念会,都还会播放这首歌曲怀念倪师。
倪师以五术通透达神广为人知,在治愈二姐的经痛后,二姐认为弟弟拥有超人的天赋,很想知道他的未来到底发展如何,于是到庙里拜拜问神,在庙里认识一位道长,会用紫微斗术批命,于是二姐带着倪师去给道长算命,算完之后引起倪师极大的兴趣,于是倪师又买书自学了,大学期间大量阅读研究紫微斗数、地理阳宅风水、面相手相、铁板神术及易经卜卦,在没有老师引领下,不但五术俱全,还悟出了自己的想法,之后算命解盘时结合临床案例,用易经象数贯穿解释五术,开创自己独创的学说,倪师将之命名为「易派象数宗」。
倪师以无比绝伦的天资和领悟力,在短短数年间,五术俱全,在当年的东吴大学可说是风云人物,声名大噪,远超越同龄的智识和领袖气质,让他的大学同学都为之慑服,有拜他为师,一生传承其五术学说有之,有跟随他到美国开创事业,奉献一生有之,当时他虽然年纪轻,但是早已显露王霸之气,与之相处,很容易就受其影响,拜服在他学识和风采之下。
第四章
大学期间的倪师,自修五术,颇有心得,大学毕业之后入伍,因针术艺业而被分派至马祖军医部,倪师在军中很快就声名大噪,各级长官慕名而来,短短时间内,轰动整个前线,连本岛电视台都纷纷至前线采访报导,各家电视新闻实况播出倪师为官士兵下针当场验效的过程,斗大的新闻标题写着「马祖神医倪海厦」,倪师家人晚餐看新闻时,看到倪师新闻报导,全家人兴奋不已,之后各地亲友道贺祝福不断,当年倪师才仅仅二十四岁而已!
两年服役期间,倪师除了展露医术外,也替军中长官算命,军人算命所为何来?不外乎升官有望与否,如何才能升官,倪师断命准确,长官无不拜服,很快的,倪师在军中建立起庞大绵密的人脉,备受礼遇不在话下。
退伍后,倪师选择算命看相为主业,医疗为辅,根据倪师家人表示,当年倪师父亲志凌公,早有全家移民计划,希望能尽速实行,倪师认为算命赚钱速度较快,便选择以此为业,并化名「梵宇龙」,民国六十八年,倪师在自宅执业,算命卜卦一口价三千元,付一次费用,终身服务,三千元在当时,几乎是一般人一个月的薪水,那时一碗牛肉面八到十元,最流行的杨桃汁一杯也不过七元而已。
倪师从易经中通透人性,加上学养丰富,辩才无碍,很快的就吸引无数政商名流前来算命和治病,由于人数过多,倪师便以价制量,价格调高到一次五千元,上门的人数还是有增无减,渐渐的,越来越多客户要求询问下,倪师便兴起了开班授课的念头。
倪师算命解盘与他人不同,不用计算机盘排解盘,倪师事先刻好各个星宿的印章,客户给定八字后,倪师便迅速在十二宫盖章,先看大运,再批流年,最后指点迷津,而往往在客户一进门的当下,倪师便从面相和手相得知客户运势,命盘排定后便胸有成竹。倪师认为人的一生由天、地、人三者所构成,各占三分之一,天即为命,出生当下即决定了未来发展的倾向;地为地理风水,居住环境影响人的一生甚为至大;人就是人事上的想法和做法,命无改法,只能从地理和人事下手,才能摆脱和改变命运,世间算命,多是告诉命造结果,但无从改变,无济于事,往往又会破坏姻缘,造成客户困扰,好一点的卖你不痛不痒的装饰品,让客户心安,倪师从易经体悟的阳宅风水和人间道,确实能改变既定的命运,创造不可思议的结果。
第五章
倪师断命精准,往往在相见当下即道出客户命造,六亲状态以及当下运势,算命者无不称奇,倪师也不同于坊间算命师,一心只想讨好客户,获取报酬。早年倪师有大量来自演艺圈的客户,当红的艺人平时高高在上,早已惯于颐指气使,有次一位当红玉女电影明星前往算命,在进门的时候,不慎撞到门楣,该女星非常不悦,一路碎念进门,批命礼金还丢到桌上,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骂了半天,倪师看了她一眼,对她说了句,进我的门要低头,该女星当下气炸了,但是来都来了,还是忍气吞声给倪师八字,不料倪师看完丢了句话给她,半年后你先生必遭大难,只有我救的了他,这时候对方再也受不了,怒气冲冲的离去。
倪师直言不讳,他说过算命的积极意义是要让人能趋吉避凶,如果知道大难临头却无法改变,那何必要算命呢?曾有老夫妇一同来帮家中二女儿算命,二女儿年过三十,整天关在家里,没什么朋友,也没有交往异性的念头,老夫妇年纪大了,很是替女儿担心,又不知道该怎么做,只好求助倪师,倪师问了家中格局摆设后,调整了二女儿的房间位置,不到半年,嫁给一个相差七岁的二婚夫,夫妻感情和乐,闻者皆啧啧称奇。类似的例子多不胜数,倪师早年有位弟子,跟随倪师学习五术,当倪师算命的助理达两年之久,据他表示,倪师帮客户更改运势,助其升官、结婚、生子、求财和创业无不应验,几乎没有例外,如果有,也只是时间差,最终都有应验,许多达官贵人受惠于倪师,都会额外反馈倪师,因此倪师年不过三十,就已经有法拉利跑车,经济无虞,资助全家人移民赴美。
有位专作中东生意的贸易商,原本生意清淡,舍不得花钱在居住上,选择在吴兴街租房,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做这门生意时,找到了倪师,经倪师指点后,生意蒸蒸日上,倪师嘱咐阳宅格局万不可更动,但客户发达了,就在阳明山买了别墅,才买不到半年,波斯湾战争爆发,客户生意泡汤,血本无归,阳明山别墅也赔钱卖掉,回头找倪师,又租回了当初吴兴街住处,战争一结束,生意又奇迹似的倍数成长,从此不敢再搬家,经过倪师指点才敢买新房入住。
随着倪师一个又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越来越多的人寻求倪师帮助,最有名的例子当属华隆集团董事长翁大铭,民国八十一年,翁大铭因为华隆案涉嫌违法交易股票和土地,亟思脱身之道,在朋友的介绍下找到了倪师,两人见面后,翁大铭极为拜服,对倪师言听计从,之后翁大铭参选立委,想藉着立法委员的保护伞继续在外活动,当时宣布参选时,没有半间媒体看好,因为距离投票时间只有二十天,翁大铭又是无党籍,对手又是党政关系极好的王令麟,不料结果跌破眼镜,翁大铭竟然成功当选,但好景不常,倪师三年后赴美,翁大铭参选第二任立委失利,华隆集团自此走下坡,官司缠讼多年后,翁大铭也以六十岁高龄入狱服刑。
台北汉唐中医诊所在民国一零五年来了位患者,这位患者因为头痛无法入睡,遂来求诊,说也奇怪,怎么治疗都没有改善,正当诊所医师和病人都深感困惑时,病人想起三十年前曾跟倪师算命,回家拿了倪师的批命,赫然发现上面写着三十年后会头痛失眠无法入睡,这时候改一下床头的位置,病人照做之后,没想到当晚就可以安然入睡了,其技神至若斯,已经超乎我们所能想象﹗这就是倪师所说的,中医将天纪和人纪结合,所能做到的程度﹗
至于前面提到的女星气冲冲的离去后,还会回头吗?她先生真有大难吗?我们下回分解。
第六章
直接断定对方夫婿半年内必遭大难,虽有牢狱之灾,但无性命之忧,这种话除了在电影小说情节中出现外,大概也只有报纸社会版的神棍诈财才会讲。从算命的角度来说,在帮客户解盘时,都会留有一些模糊空间,万一事后与算命结果相左,还有个转圜空间,可以找理由塘塞过去,但倪师铁口直断,不留半点余地,虽然当下得罪了客户,也给客户极深的印象。
民国七十九年底,就在女影星算命即将满半年的某天晚上,接到了先生的电话,电话中只听到他慌张的讲了一句话﹕「我被绑票了」,随即就被切断电话。不久歹徒在凌晨二度通电,提出了一亿元赎金的要求,这个金额创下当时绑票勒赎的最高纪录,该女星接获歹徒要求后,第一时间就报警,警方获报后,由于被害人身份特殊,索求的金额又高,于是在最短时间内成立了项目小组,全面进驻被害人住家四周。
隔天一大早,该女星便登门向倪师求助,倪师个性刀子口豆腐心,接触过的人都知道,倪师在帮助客户或是病人时,绝对不夸耀自己的先见之明,而是想尽办法安对方的心,解决问题,所以该女星进门后,倪师一听完她叙述整个过程,立刻卜了一卦,就卦象分析,告诉对方只要按照歹徒要求,人一定会安全回来,这和当时警方项目小组的办案方式完全不同,警方希望在交付赎金的当下将嫌犯一网打尽,对于人质的安全没有任何的保障,倪师再三强调,绝对不能与警方配合,只要让歹徒拿到钱,就绝对不会撕票,相反的,万一不能达到歹徒要求,人质很有可能丧命,现阶段人质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该女星回到家后,立即摆明不欢迎警方的立场,把家中所有监听电话的警方人员赶出家门,又直接打电话给当时的警政署长庄亨岱施压,要求撤离她们家周遭所有埋伏岗哨,当时所有人都不明白,为何该女星突然态度大转变,整个家族也不谅解,纷纷出言指责,但女星相信倪师所言,打定主意要按照歹徒要求行事。
第二天晚上,女星独自开车交付了第一笔赎金,开车过程中警方仍暗自跟踪,歹徒收到五百万赎金后,确认家属有付款意愿,便提出第二笔赎金的交付方式,但是电话中强调,如果这次再有警方跟踪,一定马上撕票,第三天,女星带着三个黑色大塑料袋,里面装有剩下的九千五百万现金,由司机驾车,前往歹徒指定地点,开车过程中,女星发现了警方车队,当下马上要求司机加速摆脱警方跟踪,于是上演飞车追逐,但警方仍不放手,该女星竟要求司机开车冲撞警方侦查车,司机甚至下车与刑警发生冲突,双方互殴,女星见状,当场向警方下跪,求警方不要跟踪。在摆脱警方后,最后歹徒轻松取走赎金,人质也在隔日获释。
倪师艺业高超,又通透人性,受其恩慧德泽者不计其数,该女星若非得倪师支持,如何与警方和整个豪门家族相抗衡?倪师在短短十年间,人脉遍及台湾香港政商军界及演艺圈,要求他开课传授艺业的呼声也越来越大,究竟倪师在什么时后开始收徒传艺?学生又是哪些人士呢?请见下回分解。
第七章
民国七十七年,倪师在现今的金山南路一段217巷,当时的林务局宿舍里开班授课,传授紫微斗数和阳宅风水,为「天文地理班」,倪师认为,要当一个大医,要能做到「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事」,因此招生课程名称命名为「天文地理班」。
「天文地理班」连续开了三期,学生究竟从何而来?绝大多数都是算命的客户或是看病的病人,在没有任何招生文宣和宣传管道下,报名课程的学生竟是络绎不绝,可以想见当年倪师的客户人数之多及医术之精。
前三期的学生来自各行各业,但以广告界传播界和法律界等专业人士居多,在当年的时空背景,这些人士几乎都是高学历和事业有成,而倪师当年仅仅三十四岁,便让各界精英拜服,认其为师。
倪师看相收徒,广为人知,跟随倪师时间最久、所传最深的徐光佑师兄回忆当年,他那时在地检署任检察官,旁边几位同仁闲暇之时竟然在下针,他便好奇询问师承,几位同事便热心的介绍倪师与师兄认识,大家相约一起吃饭和唱歌,聚会当天,倪师穿着帅气,一身皮大衣和皮裤,驾着野狼125飙车而来,师兄目瞪口呆,内心道:这怎么会是相士大师?后来唱完歌,倪师直接就问师兄,现在正在开课,你可以来上课吗?回想当天的过程,师兄说不要以为老师只是在唱歌,倪师其实就在看你这个人可不可以传,事实证明,倪师法眼不二,后来那些检察官都因各种理由,没有继续学下去。
民国八十年,倪师开始教授中医课程,有针灸、伤寒和金匮,各三个月,开设了两期,这时候的教学,由于时间不长,以理论为主,并没有太多医案说明,但是倪师很常替学生免费看病,学生也常常请倪师救火,帮助身边的亲友,战丰庠师兄曾提到,当年有病患中风昏迷不醒送进了急诊室,倪师赶到急诊室,拉起了围帘,放血下针,等到值班医师来的时候,病患已经自行离开急诊室了。欧阳师姐想要怀孕求助倪师,倪师把脉说,大肠肠壁有块燥屎,等燥屎清掉后就能怀孕了,欧阳师姐服用承气汤两周,某日上午自觉有东西脱离了大肠,没多久就有了喜讯,陈纯一师兄及朱克聪师兄回忆起倪师,都说倪师爱护学生,极为照顾身边的人,即使多年没见,倪师的一举一动还是深深令他们感念。
民国八十一年,倪师派遣弟弟前往美国开设中医诊所,自己准备三年后移民美国,这两年多的时间,倪师准备将自身学说留传于世,开设的课程名称叫做「天纪」,与之前的天文地理班不同的是,有大量的案例解说和新加入「易经推命学」来补充命盘流日的解说,课程全程录像,并且对外销售,倪师非常重视天纪的传承,课程相关人员都经过挑选,助教有两位,徐光佑师兄和戴宗夏师兄,两人深得倪师真传,批命、测字、卜卦样样精通,班主任则由师母担任,上课时间是周二和周五晚上七点到九点,上完课后,两位师兄还会继续和倪师聊天喝茶,演绎易经和八卦,民国八十三年,天纪正式出版。
第八章
天纪发行后,倪师了无牵挂,自认已将毕生绝学留根于台湾,于是准备移民至美国,倪师于赴美两年前即取得美国针灸师职照,得以在美国执行中医看诊业务,美国政府对中医药的管制非常宽松,除了特定管制药味外,把大部份中药当成是食品管理,针灸师可以随意使用中草药来治疗病人,对惯常使用麻黄、附子等经方用药的经方家而言,是最适合发展的地方。
倪师弟弟在美国成立诊所后,初期苦无病人,于是倪师在天纪授课之余,会短期赴美看诊,拉高营业额,倪师在美国时,病人便蜂拥而至,这时候几位台湾的师兄们,便会一起到美国跟诊,这也是倪师开放跟诊的滥觞。
民国八十二年,倪师选定了佛州Merritt island的一块地当作未来的据点,那时地主想一次卖整块地给倪师,但是面积太大,诊所用不上那么多,加上整块地要价甚高,倪师颇为犹豫,心想是否只买一半就好,为此心烦了几日,徐光佑师兄提议卜个卦看看,倪师从善如流,一卜是泽地萃,卦图解为:贵人磨玉,一僧指小儿山路,一人救火,一鱼在火上,一凤啣书。贵人磨玉作进修解,专心致志则显玉华,意指倪师潜心于医术必大放异彩;小儿指倪姓,山路为进象,正好应验倪师未来;救火犹如行医济世;而鱼在火上自然得救,凤啣书表喜讯至也。完全吻合现状,并且示之以吉,人事地物全数应验,倪师当下立即决定买下所有土地,为求慎重,两位师兄也一同前往,一位是徐光佑师兄,另一位是倪师大学同学,刘宇伦师兄。
买完不到半年,那块地前面的双线道马路,竟然拓宽成四线道,原地主想加价买回,倪师当然不愿意,买下了地之后,就准备盖建物,去过桃花岛跟诊的经方学子都很熟悉诊所的传统四合院建筑,但大家不清楚的是,建物是倪师所设计,工法和建材通通依照倪师规划,倪师大才,可见一斑。
倪师所传学说可分为两大类:天纪,讲述天文地理命相卜筮,这部分在倪师赴美前已臻化境,集各家所长外,更有独创的理论,易经阳宅学就是倪师从易经卦图中所悟出的学说,易经阳宅学强调以「不易」来应对「变易」,重视名实相符以及各安其位,并清楚揭示人世间各种身分和阳宅方位搭配的结果,不但可以趋吉避凶更可以在命盘流年上做加减,这套学说对阳宅风水理论可说是革命性的改革与建立,其简便易学更容易为一般人接受,惟得其形易,得神者难,此外倪师在解紫微斗数命盘,大量的采用「象」来做解释,比如巨门星,巨门是很大的门,如果巨门落陷,表示大门一直是关的,什么样的大门会是一直关着呢?就是监狱,若是巨门庙旺,什么样的门会一直开着呢?医院和法院,如此解盘,跳脱一般陈腔滥调,并且更贴近事实真相。四十岁之前,倪师便能将传统五术掌握通透,自创学说,实乃天纵英才,一代宗师、千古风流人物。
第九章
除了天纪开宗立派外,倪师广为人知的是他的医术通神。倪师所传医术,依时间约略可粗分为两阶段,以民国八十四年为界,倪师赴美前已经奠定经方基础,以周左宇及徐济民两位恩师所传之古法针灸和伤寒金匮为主的经方思想活学活用,不拘泥于方证对应,寒药热药共冶一炉,附子麻黄石膏并用,为许多重大疾病开创治疗之道,据倪师回忆自述,于二十多岁即已领悟治疗尿毒之法,四十岁前教授如何破除阴实。
第一期的中医班有位学生是麻醉科医师,他的亲戚到西医院检查确认得了胃癌,心里非常害怕,找了这位学生商量看未来怎么治疗好,这位学生马上对他说,你去找我老师看,倪师看了之后,开了一付药方,吃了一星期,病人心里还是很害怕,不怎么相信中医,又到了西医院再检查一次,主治医师看了报告,说你这是胃发炎啊,病人立刻回说,可是医师你上周说我是胃癌啊!双方争论不下,最后主治医师叫护士小姐拿上周的片子来比对,看完主治医师愣了一会,接着就对护士小姐破口大骂,他认为是护士小姐上周拿错片子了,完全不敢置信胃癌一星期就已经消失了。
赴美前的倪师已经是一流名医,移民美国后更是全心专注于医术,他常对学生说,他到美国就是要宣扬国威,让老美知道他们的医学有多么落后,更要藉着外国人的肯定,让中国人知道贬低中医崇尚西医是多么不智的行为,八十五年,美国汉唐中医学院的成立,让许多老美前来学习中医,让外国人得以一窥中医的奥秘。倪师在美国执业时,从不参与应酬,除了白天看病,晚上上课外,其余时间都拿来看书,每天返家后立即整理当天医案,思考自己哪里不足,怎么样可以做得更好,倪师的床头柜经年放着纸和笔,若是当天有疑难杂症不知如何处理,睡前倪师会向仲景华佗先师祝祷,再行入睡,往往半夜高人指导后,倪师惊醒,马上就床头纸笔写下梦中所悟,念兹在兹的,都是如何让病人病痛减轻,想办法精进医术,多年来,夜间睡眠往往不足三小时。
在八十四年到九十三年之间,十年不到,倪师创立了汉唐经方学说思想,在诊断上,倪师发明了眼诊,从眼睛即可判断五脏生克强弱,一眼望去,病人身患何病,病位深浅,一览无疑,与传统望诊理论相同,但更清楚明白,应验倪师所说,站在外面,看到里面,不需要任何器材即可知悉,在大树下也能治病;在辨证上,倪师找回失落千年的阴阳辨证,诸病皆审阴阳,用药亦分阴阳,摆脱各种辨证的不足,掌握阴阳,即使是未曾医治的疾病,都能理解并加以施治,让医者得以朝向无病不可治的方向前进;用药上,倪师博采众方,加上个人所悟,发明了汉唐一百方,效果宏大,让经方医师用药如虎添翼,更让诸多病患能更方便的服用药物;九十年开始在网络上撰写文章,言语辛辣,用词激烈,推广经方思想,倪师曾言,世人蒙眛,如一叶障目,要击蒙,就要当头棒喝,温良恭俭让的文字不会引人注目,所以倪师网页内容甘与天下西医西药厂和不肖中医师为敌,目的就是要唤醒更多世人的注目,「经方」二字,就在倪师努力下,开始广为人知。
第十章
美国汉唐药房总管、也是倪师大学同学的Jack大叔表示,倪师在佛州看诊,几乎每天都听到患者大喊“Miracle!”倪师的医术获得一致好评,治愈无数疑难杂症,来自各大医学中心转诊的患者不计其数,佛罗里达州当地的议员和老百姓一起上书,要求州政府重视中医的存在和优秀的疗效,民国八十九年,佛州州长正式任命倪师为佛州针灸委员会委员并且担任副主席的职位,负责审核佛州新诊所的申请,倪师说老外不懂针灸,他都尽量让申请案尽速顺利通过申请,由于贡献卓著,获台湾侨委会颁发海外优秀华人奖。
就在倪师名声高涨的同时,期待倪师回台湾授课的呼声逐渐高升,倪师在许多人殷殷期盼下,决定公开征选,挑选医术传人,人纪班在民国九十三年招生,九十四年开班,就在倪师台北自宅上课,人数约三十到四十人,人纪班学生卧虎藏龙,来自各界精英,律师、研究所教授、高科技业界人士、广告界董事长、昔日大学联招榜首、执业医师甚至还有偶像明星等,纷纷入门拜师,人纪班共有五门课,与早期中医班不同的,除了多黄帝内经和神农本草经两门课外,大量的医案和临床跟诊课程,把理论和实践结合,学生得以亲眼目睹诸多癌症、红斑性狼疮、类风湿性关节炎等西医束手无策的疑难杂症,在经方医治下转危为安,终至疗愈的完整过程。
然而教学过程劳心劳力,除了看诊上课外,晚上还要整理教材,人纪教材除了针灸篇是刘尧钦师兄誊写外,其余皆是倪师亲自打字校对,整理完后还要写网页文章,倪师用两只手指敲键盘,每日工作量极大,平均两到三个月就要更换新键盘,遇到令人气愤的新闻事件,键盘耗损还会加快,九十六年,人纪全套出版,倪师为世人留下宝贵的医学经典,从DVD内容可以看出,倪师原本壮硕的身型,到了后期迅速消瘦,为了传承经方,倪师牺牲了生活质量和健康,就是希望能多为中医多尽点心力。
经方教育在倪师规划里,除了人纪教材的教授外,更重要的是临床的跟诊训练,倪师称之为经方的再教育,从九十六年七月起,倪师在美国开放学生和人纪购买学员的跟诊申请,一直到九十九年为止,跟诊训练的缘起,要从当时法务部长陈定南说起,九十五年年初,陈定南罹患肺腺癌,当时部长与存仁堂陈振声中医师交好,为其诊治,但因用药谨慎,效果并未显著,陈医师与儿子陈又新医师商讨对策多次,深感气馁,当时陈又新医师拜读倪师网页,深受启发,便怀着到美国讨教的想法,最后在太太的支持和鼓励下,陈又新医师直接到了美国汉唐拜见老师,倪师感其心诚,直接留陈又新医师在美国跟诊,并嘱咐治疗之道,倪师向陈医师说,陈定南是清官,我必尽全力挽救他,可惜因故所开药方,竟无任何一帖进部长口中,唯一喝进去的汤药,是陈振声医师所开的桂枝汤加附子,炮附子用量,尚不足一钱!据部长自述,喝药那天,是他罹癌后身体最舒服的一天,可惜部长终究未获经方治疗,年底过世。
第十一章
经方的再教育,目的是希望学生有了经方的理论基础后,能够进入临床的世界,学习和理解如何诊断和施治,倪师针对人纪班学生和人纪购买学员,提供了定期的临床跟诊和不定期的座谈会,民国九十六年到九十九年四年间,美国汉唐经方诊所在跟诊期间累积了数千多例医案供学生下载研读,可惜有学生将病历整理后印成书辑销售谋利,倪师因此取消下载的连结。近代医家或有能人,但没有人能够做到公布这样多质与量俱精,富有参考价值的医案,倪师在精进医术之余,也不忘举办座谈会分享最新所得,民国一百年一月,倪师在最后一次的研讨会,揭示了腑病的治疗原则、附子剂量多寡在临床的差异以及甘草和炙甘草在重症上的应用和禁忌。
倪师在天纪中早已自述其五十九岁大小二限逢,在最后几年的时间,倪师像个陀螺一样不停的转,演讲、临床带跟诊和写作持续不断,民国九十九年,倪师受邀前往上海参加第三届扶阳论坛演讲,扶阳论坛由四川火神派传人卢崇汉医师、著名老中医李可和《认识中医》作者刘力红教授共同成立,论坛延请中国最著名中医界人士与会演讲,主办单位非常重视倪师的到来,此次论坛的讲者多半讲个一节或者是两节的时间,唯独倪师有一整天的时间演讲,倪师在扶阳论坛中总结了一生的经方思想,上午时间讲述阴阳思维,下午深入浅出的解释重症的治疗之道,震惊全场,演讲结束时掌声不停,主持人听完除了赞不绝口外,原本要讲些什么也全忘光了,所有与会的学者医师和专家都难掩兴奋之情,众多人潮团团包围,众多学术单位和医院邀约不断,倪师答允到每间医院临床,针对各种重症做教学门诊,此外国家级广播电台、多所省电视台希望制播中医节目,年底倪师在南宁经典研究所演讲,在北京接受广播节目国学堂专访,专访内容随着网络传播,时至今日,倪师在中国大陆还是有深厚的影响力,坊间自学倪师医术的人数难以计数,社群网站光是倪师读书群就数以百计。
民国一百年,倪师两位高徒孟怀萦师姐和李宗恩师兄以史丹佛大学教授及学者的身份邀请倪师前往史丹佛大学演讲,地点选在校内医学院李嘉诚中心,场地约可容纳三百至四百人,但是演讲公告一公开,瞬间涌入大量报名人潮,原场地无法容纳,只好移到校外Santa Clara Convention Center,并由北加州台大校友会及美洲中国工程师学会旧金山分校协助办理,与会人数超过一千两百人。这次演讲的影像档是倪师唯一免费在网络公开的内容,倪师用浅显诙谐的文字,告诉大家经方如何治疗感冒甚至重症疾病,与会者多为科技业者和创投业者,远见杂志有专人专文采访,倪师在短时间内让最讲证据和理性的学者和科技业界人士正视和重视中医,彻底扭转中医不科学的刻版印象,倪师多年来亟呼经方医学是物理医学,是真正符合科学精神的医疗学说,在倪师生前的最后几年,终于开花结果。
倪师晚年定居台北,生前最后两年,除了两场演讲外,多数时间在台北汉唐诊所授课训练医师临床,这段期间,倪师除了向最后几位学生教学解答疑惑外,还常常提到对经方推广的愿景,逝世前一年,倪师提出了癌症治疗的新观念,并且依此研发了癌症专用处方,为后世癌症患者留下珍贵的资产,让癌症病患除了西医的治疗手段外,还有更好的选择。
第十二章
四十岁之前的倪师,入世极深,亲自接触各种人,直接影响和传授技艺;赴美后的倪师,断绝对外交往,潜心钻研医术,在网络上大鸣大放,掀起经方复兴风潮,改变许多人的命运,而不变的是,倪师他对学术的专一和努力,他每天不间断的读书思考和反省,持续深入和进步,杰克大叔有回跟老师到外地渡假,晚上两人同房,当时大叔在看NBA,而老师在读伤寒论,大叔很惊讶的对老师说,你连渡假都在唸书啊,老师很平淡的说几十年来都是这样子,老师的天赋和机运已经少人能与之比肩,但他还比常人更加努力百倍,做为学生的我们,有什么资格贬损他人来夸耀自己呢?
倪师在美国时,不管雷雨还是龙卷风,他一定第一个抵达诊所,每天八点十五到达后,然后巡视诊所一圈,看完传真和病历后,再迎接病人和学生跟诊,六点下班,七点用完餐到八点之间,是老师唯一的休闲时间,晚上八点准时工作,继续读医案,写诊疗日志和相关文章,忙到三四点才就寝,据倪师亲近弟子李宗恩师兄回忆,往往半夜两三点,还在跟老师用MSN聊天,他曾问老师,为什么这么晚还不睡,老师回他,要做的事太多了,要睡觉要休息,以后时间多的是。老师要成就的是大我,而不是个人功名利禄;他在乎的是正统医学的传承,而非个人身体健康,老师的英年早逝,留给身边人无尽的伤悲和惋惜。
倪师自述,他最喜欢当老师而不是当医师,只要认同老师的学问,肯叫他一声老师,他就无私悉心的教授,跟过诊或是一同出游的学生都感同深受,倪师教学非常亲切,幽默风趣的态度和犀利的言谈往往在课堂引起无数欢笑声,真有如沐春风之感,他的风范也让许多业界的大老名医深为折服,倪师过往后,知名中医刘力红教授想尽办法来到台湾,希望亲自到老师墓地前致意,由于司机的愚鲁担误了时间,等到达时已经关门,但刘教授不以为意,他和夫人在外面大声祝祷后,对着倪师的方向深深的三鞠躬,观者无不动容。
倪师品格高尚,有为有守,对原则坚守毫不保留,数年前史丹佛教授孟怀萦与台大校长李嗣涔推动在台大成立传统中医研究中心,孟教授准备一千万美金准备投入,她邀请老师主持计划,当时只要老师同意,经方在短时间内必定成为新闻焦点,引起更大的瞩目,但老师认为这样的研究方式不是正确的理解,研究方式跟西药的研究没有两样,那是违背他的认知,因此拒绝了孟教授努力奔走经营的邀约,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出的决定,当名利放在眼前时,有多少人可以毫无眷恋?倪师与药厂的配合亦是如此,当年倪师在比较各家科学中药厂药品后,认同仙丰科学中药的生产方式,他立即在网络大力宣传,让一间原本惨淡经营的小药厂业绩倍数成长,连自己研发的汉唐一百方也委托仙丰制造,他没有拿过药厂任何好处,他只要求药厂要给他学生们最低的折扣,为了把病人给学生,往往学生才刚跟完诊上飞机,网络就挂上了经方家名号,等学生回到诊所,就有无数病人相迎,在台湾,不可能找到任何一个名医愿意无条件帮学生抬轿到这种程度。
春秋鲁大夫孙叔豹:「豹闻之,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宋末文天祥:「哲人日已远,典型在夙昔。」弟子虽不敏,愿为师留生平。



发表于 2018-4-4 15:20 | 显示全部楼层
哪里可以买到汉唐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三七养生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三七养生  

GMT+8, 2019-4-22 17:12 , Processed in 0.116263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