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养生

 找回密码
 加入三七养生
查看: 8414|回复: 37

一个濒临失去孩子的母亲的血泪控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0-18 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现在,终于可以相信错误与荒谬并非传说与想象,而是血淋淋的事实了。但是,有些晚了。


作为旁观者,我们可以体会当事人此时的悔恨与无助。但是,作为一个医药的受害者,什么时候才能明白,受害并不是医生个人的原因,而是一种错误的医学认识与荒谬的医疗体制相结合的必然结果呢?


如果一天不认清导致这种结果的真实原因,并制止这种错误与荒谬的继续进行,每天就会有无数的“小宇”重蹈覆辙。


只有当大多数人都了解了这种错误与荒谬,然后,才能通过远离这种错误认识与荒谬体制的行为获得安全的保障,并以此督促这种错误与荒谬的改正。


现在,孩子的母亲还在寄希望于造成这种结果的错误认识与荒谬体制内的“医学专家和医学高手”的“挽救”。这种自相矛盾的错误与荒谬还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呢?



转自小鸿运的微博

2014年9月1日 21:20


每当站深圳市儿童医院PICU门外,就会泪眼婆娑,我怎么也想不到,仅仅是因为普通流感,就让原本活蹦乱跳的小宇,如今只能躺在重症监护室的病床上。这些天来,我一直守候在孩子身边。“这40多天,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第一次深刻理解‘煎熬’这个词的含义,天天期盼宝宝能突然醒来,然后叫一声‘妈妈’”。


我是一个普通工薪家庭的母亲,我原本有着一个完整的三口之家,家里虽不富有,但凭夫妻两人的双手,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活泼可爱的独生子小宇3岁多已经上幼儿园了,我以为生活将一直这么平静而快乐地过下去。然而一切美好竟然在一夜之间就被深圳市北大医院打破了。以前总觉得社会上那些失去孩子、在医院悲伤嚎哭的父母、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孩子、奔走无门的家人等悲伤故事离我们很远很远,然而深圳市北大医院让我体会到了这种种不幸。我眼睁睁看着孩子从活蹦乱跳变成现在的一动不动,而事发医院却一次又一次用各种理由搪塞、拒绝承担责任的时候,作为一个毫无背景、没有医疗专业知识的平凡的母亲的我只有欲哭无泪的悲伤和无助,一向不愿与人纷争的我甚至有一种恨!一种仇恨!


我的儿子叫小宇,2014年7月15日深夜也是16日凌晨,小宇开始发烧。采取物理降温等方式无效后,我们于16日下午带孩子去深圳市北大医院就诊,当时接诊的李健雄(化名)医生诊断为扁挑体发炎。我们根据医生要求作了验血,各项指标结果正常,当日根据医嘱配了感冒药回家服用。可是噩耗就在17日迎来!


17日凌晨小宇又出现发烧症状。体温为38.7度,两次喂食后均出现呕吐。此时尽管是凌晨,可怜天下父母心,担心的我们只好在17日凌晨3:30点送孩子北大深圳医院急诊科就诊。在就诊的路上,我的宝宝小宇神志很清醒,还和他爸爸说:“爸爸,我们的幼儿园就在这里。”当时他们还聊了很多幼儿园小事,谁料到这竟然是他们父子俩的最后一次交谈。


当时是北大医院急诊科的张珍(化名)医生负责接诊。张医生听完我描述的病情后,又看了16日下午的验血报告,在未经再安排其他检查检测项目(测量体温和化验血、皮试等)情况下,张珍(化名)医生直接沿用前一天下午的诊定扁桃体炎(此时离前一天的病征已过十多小时了),直接开了药,药品清单包括:赖氨匹林针、头孢孟多酯针和喜炎平注射液,并安排护士给孩子进行输液。


输液前,我们家的宝宝只是发热,但头脑很清醒。他听说要打针后,就哭着对我们说“不要打针,要回家”。此时只好骗他“宝宝不哭不哭,没有其他宝宝打针,我们也不打”,他才停止哭声。当时的值班护士于文杰(化名)配好药准备打吊瓶时,由于宝宝又哭又闹拒绝配合,护士让我们按住孩子手脚,才在右手背顺利扎好针。但输液仅五分钟左右,我亲手抱着的孩子居然出现咬人、抓人,之后全身就出现抽搐,嘴唇发紫,两眼翻白的情况。这些症状我们宝宝以前是从来没有出现过,见此情形的我已是六神无主了,立即叫孩子的爸爸跑去呼喊护士向她们求助,护士却不急不慢慢悠悠地过来,看了看后表示没什么大问题,要求父母多做孩子的安抚工作,她还指着宝宝和我们说:“宝宝都上幼儿园了,应该懂道理,如果手打不进去,那就从头部再打进去。那更麻烦。反正退烧药已经给你打进去了”看到护士这么冷静,我忽然很想知道3岁儿童打针后出现这样的反应很常见么。不过,虽然护士这样淡定,但是我们见到孩子抽搐明显加剧、脸色发白,表情极其痛苦,心里更是着急更是难受,奶奶哭着对护士说“肯定你们的针水有问题,我们不打针了”。在我们的再三要求下,护士于文杰(化名)才将小宇手背的针头拔了下来。


担心的我叫孩子爸爸赶紧叫急诊医生张珍(化名)看一下情况,张医生检查了孩子,将压舌板插入嘴里,就让我们把孩子从输液区抱进急救室,安排护士先给城宇臀部注射了一针安定后,在鼻腔插入氧管,又由脚部扎针继续原来剩余的针水进行输液。期间我们的孩子仍有多次轻微抽搐,且全身冒汗,至使全身衣服湿透,此时我一直陪伴着孩子,我的心有多伤痛,多心割的感觉。做完上述治疗工作后,张珍(化名)医生让孩子爸爸到她的办公室开治疗单并提醒交费,并告知孩子可能是高烧惊厥或其他。但是这时候她再次返回急救室时,看到我们的孩子仍有抽搐,4点钟立即写病例提出要住院查明抽搐原因后,宝宝却仍继续留在急诊科,继续输入最初的针水。在急救室呆了一个半小时后,这一个半小时,我们也不知道怎么过来的,我们不是学医的人员,内心只有无助和担心,心只想宝宝快点好起来,那么我们也只能相信医生,毕竟医院它本应是人们在遇到病痛灾难时最信任放心的地方,是可以放心托付生死的地方吧。5点35分,宝宝才住进了住院部的走廊,依然全身微抽、叫也叫不醒、呼吸很急促、狂出汗。


入住住院部时,当时值班的刘瑞(化名)医生与张珍(化名)医生简单交接了情况,刘医生问了问病情,看了看孩子就回办公室,并继续按照上呼吸道感染病症开单,只安排护士进行了血液等常规项目检测和继续输液。6点半时进行的血液采集,验血结果在当天中午11点时才出来,显示血液中的二氧化碳偏高,氧分压严重低于正常值了,而这时宝宝已经被要求离开北大医院了。


但是我的孩子在这期间抽搐加剧,呼吸困难。刘医生见此情况,加大剂量再次注射安定,整个过程中我却没有看到医生采取其他必要的抢救措施,根本都没有足够的重视。直至早上七点半左右,其他医务人员陆续上班,儿科主任到岗后,查看了孩子病情,发现不对劲,立刻指示孩子不能呆在北大医院,要立即转儿童医院。而到这个时候,我的宝宝已经抽搐了3个多小时,一直作为上呼吸道感染病症治疗,而院方无论是急诊科还是住院部对待宝宝突发症状的办法主要是注射安定,加大剂量再注射安定!



8:20在北大深圳医院儿科的两名医护人员陪同下,用120救护车将小宇送至儿童医院PICU重症病房抢救,在车上医护人员还安慰我们说可能是高热惊厥。当时,经儿童医院诊断为由甲流引起的相关性脑炎,医生诊断孩子濒临脑死亡。从这以后,我们一家就再也没有听到小宇的一句欢声笑语,只能看着躺在床上靠呼吸机呼吸的小宇,凭回忆中小宇活蹦乱跳的样子,去想象也许下一秒小宇就会醒来,这样分分秒秒的等待,持续了一天又一天,我们一直在希望的高峰和失落的低谷间徘徊,每一次都捶胸顿足,恨不能替孩子承担这一切,甚至一再悔恨为什么要带他来医院?!然而我们也只能在悔恨和想象中度日,靠着仅有的信念,维持着一丝的希望。


深圳北大医院,你作为一个三甲综合医院,手上拥有较好的资源和专家,请一个专家就那么难吗?你们却袖手旁观一直不愿意联系儿童医院和家属组织会诊,现在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机,作为一个普通的老百姓和一个家长来说,天天期盼着深圳北大医院来救助我的孩子,你们还是一个救死扶伤的医院吗?在孩子出现不妥和病情转危的情况时,你们为什么不先考虑怎么救治宝宝?而不是往其他医院推?!


我就这样一步步见证我的孩子从活蹦乱跳变成现在的一动不动,我们家的希望就这样消失了。人心肉长,每个人都有自己家的孩子。医生的一个小小失误就会导致一个家庭的破碎。如今,只要见到活泼乱跳的孩子,我的呼吸都是痛的。只是短短两天,一个生命就没有了,当初我如此信任将我儿子的生命交托的市三甲医院——深圳市北大医院。医者父母心,他们就这样对待患者。他们说要服务市民,要走群众路线,原来是这样。



附:

      我愿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专家
      ——一个绝望妈妈的求助信

2014年10月16日 21:57


我儿子给深圳北大医院就诊,给他们由普通的感冒发烧“医成”现在濒临脑死亡,现在宝宝还在深圳儿童医院重症监护室(PICU)“睡觉”,已经90多天还没有醒过来。现在想请医学专家和医学高手救救我孩子,让我孩子回到我们的身边,同时希望各位微博的朋友将我的话题置顶或扩散,伸出援助之手挽救将崩溃的我们,尽快寻找到专家高手救治宝宝。


现在的《病情介紹》:


小宇,男,3岁8个月,因“发热2天,抽搐3次”为主诉于2014-07-17 09:01入院。

入院情况:患儿入院2天前无明显诱因出现发热,体温最高39.2’C,无寒战, 无明显咳嗽,进食后偶有呕吐胃内容物,作喷射性,就诊于北人医院,考虑“急性上呼吸道感染”,予“喜炎平”等治疗,患儿仍有反复发热,17/7凌晨4: 00 出现抽搐,表现为意识丧失,牙关紧闭,口唇宵紫,双手握拳,四肢强直、抖动、伴有人小便失禁,持续约8-9分钟,立即予“安定”推注等对症处理,抽搐停止, 抽搐后测体温36’C,间隔20分钟后患儿再次出现抽搐,表现为牙关紧闭、四肢强直,再次予地西泮静注后抽搐缓解,缓解后患儿呈昏睡状态,收住该院,予“ 甘露醇”降颅压等对症支持治疗,患儿意识无恢复,入院前半小时前患儿再次出现抽搐发作,表现为四肢强直抖动,持续约20分钟,予“安定”镇静不能缓解, 予“咪唑安定”静注后患儿抽搐可缓解,并急诊转运至我科。

入院查体:T37.6C, R48 次/分,HR 179 次/分,BP 95/62mmHg,面罩吸氧下SpO2 99%,意识不清,刺激后四肢有少许动作,偶见口角抽动及四肢抖动,足背部皮肤可见1 处红色皮疹,压之可退色,浅表淋巴结未及肿大。颈强(+-),眼结膜稍充血,球结膜水肿,双侧瞳孔直径约5mm,对光反射迟钝,咽充血,双侧扁桃体II° 肿大,未见脓性分泌物。呼吸急促,喉屮痰鸣明显,未见明显三凹征,两肺呼吸音粗,可闻及中粗湿罗音及痰鸣音。心音有力,心率179次/分,律齐,末闻及杂音。腹平软,肝脾肋下未及,肠鸣音可。四肢末梢凉,CRT3s,膝踺反射消失, 跟腱反射存在,双侧巴氏征阴性,克氏征、布氏征阴性。

辅助检查:2014-07-16 北大医院急诊血常规:WBC5.61X10^9/L, GR 59.7%, HB 131g/L,PLT 148X 10^9/L,CRP1.21mg/L。

入院后检查:血常规:白细胞17.80*10^9/L、中性粒细胞比例77.7%、血红蛋白179g/L、血小板301*10^9/L;超敏C-反应蛋白9.5mg/L:降钙素原检测3.45 ng/ml:急诊肝代谢:白蛋白28.2g/L;急诊肝酶、心肌酶、肾功能及凝血功能未见明显异常。急珍生化:钾5.10mmol/L、钠134.90mmol/L、镁1.01mmol/L、钙测定 1.99mmol/L、碳酸氢盐16.30mmol/L、乳酸 7.63mmol/L、氨 36.30umol/L; 血糖10.9mmol/L;补体C3测定0.59g/L; NFDP:7.4ug/ml、D-Dimer:961.0ng/ml。 咽拭子甲型流感病毒抗原(包含H1N1)检测阳性(+)。17/7急诊头颅CT提示双侧颞顶枕叶脑实质密度普遍降低,双侧大脑半球脑沟脑裂变浅,部分消失,双侧额叶脑实质内末见明显异常密度影,各脑室受压变窄,中线结构基本居中.小脑及脑干形态密度如常;胸部CT提示两肺感染性病变,肿实质及间质兼有(实质为主),双侧胸腔积液;胸片提示两肺渗出性病变较重。17/7无创心排量提示低排高阻;心脏彩超:心肌声像异常,考虑心肌损伤,少量心包积液,左室整体收 縮功能指标正常。18/7经颅多普勒检査:探测颅底血管,未探及大脑中动脉,大脑前动脉及人脑后动脉血流信号,颈内动脉颅外段及椎动脉血流信号弱,血流速度明显降低,血流频谱呈“钉子波”。18/7尿钠测定l0.0mmoh;急诊生化提示血:钠181.1mmoi/L;急诊心肌酶:肌钙蛋白0.21 ug/L、肌酸激酶同工酶质量 5.00ng/ml、肌酸激酶186U/L、乳酸脱氢酶876U/L。19/7及24/7脑电图:病理性电静息。25/7复查经颅多普勒提示:探测双侧大脑屮动脉血流信号微弱,血流频谱呈“小钉子波”,椎基底动脉、颈内动脉颅外段血流频谱亦呈“钉子波”。1/8及6/8痰培养;近平滑假丝酵母菌;真菌D-葡聚糖试验296.9pg/ml。血培养无细菌、念珠歯生长:复查胸片:肺炎仍存在,较前明显吸收。27/8复查脑电图:电静息脑电图。7/9复査心脏彩超:心肌声像异常,考虑心肌损伤,左室整体收缩及舒张功能指标正常。8/9尿常规正常。9/9复査头颅CT:双侧大脑、小脑、脑干密度普遍降低,考虑脑肿胀,广泛硬膜下出血。9/9复查TCD:大脑中动脉、前动脉、后动脉未探及血流信号,眼动脉及椎基底动脉可探及微弱血流信号,基底动脉血流随机械通气周期性波动,吸气相时血流减慢至倒流。1/10血常规:WBC10.51X[10^9/L], NEUT3.61*10^9/L, Hb112g/L,PLT319X[10^9/L]:CRP 3.4mg/L;肝酶、肾功能、心肌酶未见明显异常;胸片:肺炎表现基本同前。7/10 痰培养:肺炎克雷伯菌肺炎亚种(ESBL+)。


诊疗经过:入院后患儿反复抽搐,予咪达唑仑推注并持续泵入,甘露醇降颅压,雾化,退热等治疗。患儿逐渐出现呼吸浅促.血压不稳定,予呼吸机辅助通气,多巴胺、多巴酚丁胺及肾上腺素等血管活性药物维持循环,奥司他韦抗病毒,头孢吡肟抗感染,磷酸肌酸钠营养心肌,奥芙拉呻护胃等治疗。17/7下午患儿出现双侧瞳孔散大,对光反射消失,经颅多普勒检查提示颅内动脉血管无灌注,向家长解释病情后,家长拒绝予患儿行去骨瓣减压术等外科治疗手段,要求内科保守治疗。18/7患儿出现中枢性尿崩,予加用去氨加压素鼻饲:24/7患儿肝功能损伤,加用还原型谷胱甘肽护肝治疗:26/7患儿血钠偏低,予高张钠液维持血钠并将去氨加压素减量;7/8患儿出现发热,改用哌拉西林他啤巴坦抗感染治疗。11/8 患儿有低热,结合2次痰培养均提示近平泔假丝酵母,G试验阳性,考虑真菌感染可能,加用氟康唑抗真菌治疗。27/8患儿无发热,內细胞正常,CRP较前下降,更改抗生索为口服阿莫西林克拉维酸钾抗感染。4/9患儿出现腹泻,人轮状病毒抗原弱阳性,给予蒙脱石、益生菌及补液对症治疗。6/9患儿再次出现发热,肺炎较前有所增多,改用哌拉西林他吨巴坦抗感染治疗5天,仍有反复低热.改用头孢吡肟抗感染治疗。15/9患儿痰培养阴性,抗真菌疗程5周,予停用氟康唑:白蛋白偏低,予人血白蛋白静滴治疗。24/9患儿体温好转,血象不高,停用头孢 吡肟,予鼻饲阿莫西林克拉维酸钾抗感染治疗。


目前情况:患者偶有低热,机械通气下无自主呼吸触发,无咳嗽反射,能自主排便,心率波动在90-105次/分左右。血压尚正常。査体:深昏迷,压眶无反应,全身皮肤粘膜弹性可,球结膜仍水肿,双侧蹄孔散大,对光反射消失,双肺呼吸音粗,可闻及少许痰鸣音,心音稍低钝,腹壁韧,肝右肋下1.5cm,质中,四肢肌肉紉,刺激后可见下肢及躯干部肌肉收缩,腱反射正常对称,踝阵挛,巴氏征阴性,四肢暖,CRT<2秒。


目前诊断:1、甲型H1N1流感病毐相关性脑病:2、惊厥持续状态;3、急性颅高压综合征;4、脑疝;5、神经源性休克;6、重症肺炎(甲型H1N1病毒,真菌):7、急性呼吸衰竭:8、酸碱、电解质平衡紊乱(代谢性酸屮毒、低钠血症,低钾血症);9、中枢性尿崩症;10、血小板减少症:11、低白蛋白血症:12、肝功能损害,13、心肌损害:14、急性腹泻病

现在每次去儿童医院探视,在PICU门口总是那么地彷徨和无助,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心里只想有一天宝宝能醒来叫我一声“妈妈”。



每次看到插在宝宝身上的各种管,我的心就揪痛,真想代替孩子受这个罪。



深圳相关媒体的报道:


请医学专家和医学高手救救我孩子,让我孩子回到我们的身边,同时希望各位微博的朋友将我的话题置顶或扩散,伸出援助之手挽救将崩溃的我们,尽快寻找到专家高手救治宝宝。

若有任何对宝宝有帮助的方法或方案,请及时和我联系

新浪微博:weibo.com/city2010,每天有更新

手机、QQ、微信:15976887373





发表于 2014-10-18 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怜的孩子还有救吗?
发表于 2014-10-18 15:2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烧不可怕,但抽搐确实可怕,第一次见证了,我也出手无策,第一次抽还能扛住,第二次抽就心里没底了,慌了。敢问先生遇到孩子抽搐,父母应该怎么做?抽搐如何预防?
发表于 2014-10-18 19:43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孩子父母能醒悟。
发表于 2014-10-18 21:0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刚刚给这位母亲打了电话,介绍了网站和三七老师,只要她向老师求救,小宇就有救了!
发表于 2014-10-18 23:11 | 显示全部楼层
害人的体制,无知的家长,可怜的孩子不知道现在怎样了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9 09:47 | 显示全部楼层
发烧不可怕,但抽搐确实可怕,第一次见证了,我也出手无策,第一次抽还能扛住,第二次抽就心里没底了,慌了 ...
yan之娥罗纳英 发表于 2014-10-18 15:26



    http://www.37ct.com/thread-13625-1-2.html
发表于 2014-10-19 17:37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各位对孩子的关爱,感谢管理员将我的事让更多人关注
发表于 2014-10-19 18:02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各位对小鸿运的关爱,感谢三七生管理员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9 18:1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各位对小鸿运的关爱,感谢三七生管理员
小鸿运妈妈 发表于 2014-10-19 18:02


你好,辛苦了。既然来了这里就请先看看这里的帖子,从滥用抗生素的恶果开始看起。这里的前车之鉴太多了,如果早点知道这些真相,可能就不会落到今天这个结果了。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9 18:38 | 显示全部楼层
同样是在深圳儿童医院重症监护室(PICU),看看这个前车之鉴吧:

http://www.37ct.com/thread-71257-1-1.html

这两个孩子都是中国医院滥用抗生素的牺牲品,不要再不切实际地寄希望于这个门槛里专门制造问题的各级“专家”了。及早回头,或许有救。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9 18: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与灏妈妈的处境相同,ICU不允许随便进入,也不允许出院,这样除了等待最后的时间还有什么办法可行呢?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9 18:54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医院肯发慈悲,给最后一个机会,同意用鼻饲给服中药,或许还有最后一线希望。但是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9 22:04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了,有个疑问。医院把人弄成这样了,每天还照常收费吗?
发表于 2014-10-19 22:3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孩子曾经也是被医院判定养不大,只能激素暂时维持。幸运的是遇到中医,再有后来三七生老师的调理,现在很好啊。最重要是能否信任中医,能否遇到良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三七养生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三七养生  

GMT+8, 2020-5-28 11:58 , Processed in 0.07381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