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养生

 找回密码
 加入三七养生
查看: 1536|回复: 4

桂林恭城将在全县范围内禁止种植桉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3-27 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终于看到一丝好消息了:主流媒体揭露速长桉的危害,政府真正出手治理
桂林恭城将在全县范围内禁止种植桉树
http://gx.sina.com.cn/news/gx/2015-03-26/detail-iawzuney1150078.shtml

桂林生活网讯(桂林晚报记者 陈延明)在今年恭城召开的“两会”上,县人大常委会通过一项决议,“恭城自2015年2月12日起全县范围内禁止种植桉树”,同时县政府根据人大意见起草了一份“禁桉令”。这份禁令,开了桂林“禁桉”先河。恭城的桉树种植较零散,跟果树混杂着种。

  桉树是一种经济树种,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引进广西之后,经改良种植,因其成材快质量好,成为板材、造纸加工业的优选原料树种。一时间,桉树在整个广西南部得到大范围种植,产生了巨大的经济效益。而从恭城种植桉树的历史来看,目前还处于经济效益初显阶段,但就在这个时候,当地政府却以一道“禁桉令”,毅然砍断了这条刚刚现出成效的经济链。是什么促使当地政府做出这一看似“不合理”的举动?禁令的背后,有着怎样的考量?栗木镇平磊村桉树林中一口井中的水被发现变色不能喝,村民怀疑这跟周围大种桉树有关。

  “禁桉令”开启全县禁桉
  在今年2月份召开的恭城瑶族自治县六届人大六次会议上,县人民政府向县人大常委会提交了一份名为《恭城瑶族自治县关于禁止种植速生桉人工林的规定》的议案。该议案经审议,获得各乡镇人大代表团一致通过。

  会议闭幕次日,县政府迅速发布了一份《关于在全县范围内禁止种植速生桉人工林的通告》(以下简称《通告》),给全县速生桉种植下了一道“禁桉令”。
  根据《通告》规定,自2015年2月12日起,在全县范围内禁止新发展速生桉种植。凡是擅自新种植速生桉的,由县政府组织县林业、国土、农业、水利、环保、司法、公安、工商等部门及乡(镇)人民政府采取强制措施予以清除;在2015年2月12日前已种植的速生桉树,林木所有者(包括农民、林地承包者和企业实体)必须于2015年8月31日前将速生桉造林位置、面积、林班、小班造林年度等情况向当地乡(镇)人民政府报备,并于2018年12月底前经县林业行政主管部门审批后全部予以砍伐,逾期未砍伐的,由有关部门予以强制清除。另外,文件还从育苗环节做出规定,凡未经县林业行政主管部门审批非法培育、经营速生桉树苗木的,由县林业行政主管部门依法进行查处。
  恭城瑶族自治县人大常委会委员、民族法制工作委员会主任陈超贤告诉记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66条的规定,民族自治地方的人民代表大会有权依照当地民族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的特点,制定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自治县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报省一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批准后生效。目前,“禁桉”的议案在县人大常委会上审议通过后,已经根据议案内容对原来的《恭城瑶族自治县自治条例》进行了修订,并于3月1日向自治区人大常委会送审,区人大审议通过后将正式产生法律效应。
  而从年前开始,县政府就印制了近3000份《通告》宣传单,派人张贴到全县各乡、镇、村、屯的宣传栏以及显眼位置。还派出宣传车下乡,同时通过广电、网络等方式发布“禁桉令”,并要求各乡镇担起监管职责,设立举报电话,进行全社会监督。
  据了解,“禁桉令”颁布后,县政府召开了一个协调会,决定全县禁桉要从政府部门带头做起,先清理掉县交通局和公路局在公路两边沿线种植的绿化用桉树。3月19日,县交通运输局在秧家至西岭乡路段率先启动了速生桉砍伐工作,用5天时间将22公里管养公路沿线10000多株速生桉全部砍伐完毕。
  桉树种植的这些年
  据了解,在恭城,种植桉树的历史不长,是近四五年才开始渐渐发展起来的。桉树的种植片区,多集中在嘉会乡、西岭乡、栗木镇、平安乡等地。这些年来,桉树种植确实给当地政府和老百姓带来了明显的经济效益,一条以桉树为主体的经济产业链正在初现雏形。
  3月17日下午,记者沿201省道从恭城镇前往嘉会乡,道路两边,最先入眼的是一片又一片桃花林,在接近嘉会乡约十公里处,桃花林深处陆续出现小块桉树林。记者注意到,桉树种植规模并不大,多是零散分布,夹杂在果林中。
  五年前,嘉会乡秧家村的谢丽华用家里的一亩荒地种植了桉树,去年成材,卖了近四千元。她盘算了一下,种桉树的这四年间,只施了一次肥,没打虫、没浇水,四年后成材直接砍树卖钱,平均下来一年收入一千多元。
  同村的蔡娟芳见效益这么好,去年元宵节也忍不住种下一批桉树苗。“这树长得好快,才一年多点时间,就有房子那么高了,现在基本没用去管,就坐等到时候砍树收钱了。”蔡娟芳显得很开心地说。
  秧家村的老何家里也种了桉树。“原来种的是果树,前些年黄龙病比较严重,果树种不活了,就种起了桉树。五年前种的第一批桉树已经卖出钱了,收入不错,之后我就做点桉树生意,得到的收入也够养活一大家人了。”老何说。
  嘉会乡种植桉树的人,多数情况跟老何差不多,果树遇病不得不全砍掉,改种不怎么需要打理的桉树。如此一来,当地种植桉树的村民就越来越多了,有些村民甚至将桉树种到基本农田或耕地中。
  2013年初,恭城政协对当地速生桉树种植现象所作的调研报告显示,据当时不完全统计,当年的嘉会乡秧家村、白燕村已新种植速生桉树约350亩,而据当地林业部门调查统计,当时全县已经种植速生桉树6000多亩,有成规模发展的趋势。
  当地一些板材加工厂从中看到了商机,就地收购桉木,收购价格给得也不错,这也间接促进了当地桉树种植、销售和加工经济链条的形成。在嘉会乡,一位做板材生意的周老板介绍,单就加工板材来讲,桉木绝对是很不错的选择,比起常见的松木、杉木,桉树出材更快,木质也不错,而在当地,收购桉木比到外地去收要省下一大笔运费。
  记者了解到,桉树种植除了给当地老百姓和当地企业带来经济效益,也同时给一些政府部门带来便利。
  在嘉会乡至西岭乡以及嘉会乡至龙虎乡的道路两边,绿化树选用的都是桉树。据当地交通部门相关负责人介绍,桉树用做公路两旁的绿化树有独特的优势,生长快,不用杀虫,管护起来相当方便,所以在十年前他们就开始在道路两边种植桉树,这么多年过来,非常省心,效果不错。

桉树种植带来的忧虑
  不可否认,这些年来,种植桉树确实给当地老百姓和企业带来了经济效益,同时解决了当地老百姓外出打工家里土地丢荒的难题。但就在恭城种植桉树的这短短几年间,当地的人们也逐渐发现了桉树种植带来的问题,并为此感到紧迫的担忧。
  县环保局环境监测站的文麒麟告诉记者,在2013年,恭城栗木镇平磊村的老张就曾找他帮忙。老张说,他们村上那口井里的水变色了,喝起来还有点变味,想请文麒麟帮化验一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文麒麟找人去取样带回来化验,结果发现水里硝酸盐氮和亚硝酸氮含量严重超标,他把结果告诉老张,并告诫他们这井里的水不能再吃了。老张起初不相信,文麒麟只好找人做了第二次取样化验,但结果仍是一样。
  3月18日下午,记者去到平磊村,被污染的那口井就位于村里的平磊果场。当地一位村民带记者走进一片桉树林,找到了那口井。井口在一间老屋子里,有石板半盖着,透着光可以看到井下的水并不清澈,而且泛着油墨色的怪异的光。
  “这口井里的水变色后,就荒废了,没人喝也没人拿它来灌溉。”村民告诉记者,平磊果场原来种了300亩的果树,后来因为黄龙病果树都死了,果场主人就把其中的170亩承包给别人种桉树。以前种果树的时候,这口井里的水是清澈而且可以直接喝的,但种了几年桉树之后,人们发现井水逐渐变色。后来村里有人上网查询,才发现桉树对水源是会产生影响的。尽管当时没有证据表明井水的变色跟地面上种植桉树有直接关系,但村民从此心里有了个结:种桉树对水源到底有没有污染?
  嘉会乡的唐阿姨也观察到了种植桉树的异常。她的家里种有三亩多桉树,四五年种下来,她发现这桉树什么都好,但就是叶子落地后被雨水一泡就呈霉绿色,她讲不清楚这是什么原因,但估摸着这东西有毒,从来不让家里小孩碰。另外,她有时还会捡点桉树枝回来当柴火用,烧完的木灰拿去撒到地里种菜,但奇怪的是,桉木灰撒过的地上,菜都长不活。
  村民的担忧最终引起了政府部门的重视。在今年的县人大会上,恭城县政府就“禁桉”议案做了说明。
  说明指出,“禁桉”最重要的理由就是,“由于大面积速生桉种植所伴生的环境污染等负面影响日趋严重,各方面反响比较强烈。”
  政府禁桉的考量
  恭城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邓诗贤告诉记者,全县禁桉,并不是件“拍脑袋”的决策,县政府从去年8月份开始酝酿这道“禁令”,经过长时间的调研、听取群众和各界人士意见、查找法律依据、拟定、讨论、审议,才最终把全县禁桉这事开了个头。
  据介绍,2014年12月18日,自治区林业厅下发了《关于印发进一步调整优化全区森林树种结构实施方案(2015—2020年)的通知》,文件明确:“逐步调减桉、松杉等人工纯林种植规模”“桉树种植应主要布局在年平均气温19.6℃以上、北纬24.5°以南区域,即八步区、钟山县、平乐县、鹿寨县、环江县南部、东兰县、凌云县、田林县一线以南区域。对区划为全国和广西重点生态主体功能区的县(市、区),原则上不再扩大桉树种植面积”,而恭城纬度在北纬27度,不在自治区桉树种植布局内,这样的纬度也不适宜种桉树。
  其实,早在2013年初,恭城政协就已经开始关注当地速生桉树种植的现象,并做了调研报告提交县政府。
  针对当时调查发现的这一趋势,政府部门存在两种不同意见:一种认为,速生桉树的种植对产地条件要求不严,种植技术不高,生产快、收益率高、经济效益十分显著,可以有效地缓解木材加工和造纸原料紧张的问题,带动农林经济快速发展;另一种则认为,大面积种植速生桉对土壤的水肥需求极大,会导致土壤保水能力、土质贫瘠退化,致使其他植物很难存活,特别是大面积种植速生桉将会引起毁林开荒,甚至侵占耕地,改变原有植被面貌,造成山林植物过于单一,水源受到污染,导致生态环境遭受破坏,长期难以恢复,而这种情况,已经在广西南部一些较早大范围种植桉树的地区显示出来。
  “其实当时调研过后摆在政府面前的就是一道两难的选择题,在经济效益和生态环境之间,我们到底选谁?”恭城分管农林工作的副县长叶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显然,这一次县政府颁布的“禁桉令”,已经明确地给出了答案,当地的决策者们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生态环境。
  “当然,政府禁桉不能搞一刀切,不是说禁就马上砍掉,而且禁桉也不能损害老百姓现有的利益,所以我们把终止砍伐的时间定在2018年。桉树的成长周期大概四年,到2018年的时候,‘禁桉令’颁布前一两年老百姓种下去的树苗也应该全部成材,到时候砍伐过后就不许再种了。”叶勇说。
  叶勇说,恭城是国家级生态示范县和全国绿化模范县,也是全国水果种植生产大县,良好的生态环境是全县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命根子。目前,全县林地面积约250万亩,而桉树种植面积约7000亩,所占比重不大,桉树对全县的经济贡献也不大。但从发展趋势来看,速生桉树种植的规模正在逐渐扩大,相应的产业链也在渐渐形成,如果不未雨绸缪及时扼制住这一势头,等到其发展壮大后,那时想禁就难了。
  这是负责任的禁令
  沈青
  广西是中国桉树种植第一大省区,桂林身处其中。现在开车经过临桂两江一带,路边成片的桉树林就会映入眼帘。
  这个澳大利亚岛屿上的普通树种,经引进广西并不断改良之后,已经在八桂大地上作为重要工业原料大规模种植,并由此形成巨大的产业链及经济效益。十余年来,桉树在桂林各地广泛种植,对消灭荒山、增加林区经济效益、促进林业发展起到不小的作用。
  速生的桉树给百姓和地方政府都带来了经济效益,但同时也让人们认识到,备受争议的桉树种植很可能给环境带来难以治愈的伤害。
  面对环境与经济的选择题,恭城当地政府显然是选择了前者。
  快速发展经济,为老百姓增收,这当然是现如今政府部门的重要考量。但我们也应该清醒地认识到,如果以生态环境付出代价来换取经济的一时发展,得不偿失。
  回想起习近平总书记曾说过一席话——— 我们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而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补充:刚不久前召开的两会,刚好习总在广西代表团听取汇报,期间回忆当年清澈的漓江、美味的桂林米粉,指出今后要继续科学保护好整个漓江流域,“兹事体大”!】
  今天,桂林依然能山清水秀,正是得益于数十年来牢固树立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文明理念,成功于40年来坚持走“在保护中发展,在发展中保护”的绿色发展之路。可以说“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正是桂林多年来保护生态环境的经验和坚持。
  恭城“禁桉令”的颁布,也正是循着这样的思路,对危及生态环境的隐患行为,即使面对经济效益的诱惑,仍然不手软,不搞下不为例,这是对生态负责,对环境负责,更是对老百姓负责、对子孙后代负责,这种科学的执政理念,值得我们点一个赞。
 楼主| 发表于 2015-3-27 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前的报道都只能发在论坛、博客,或者被辟谣、和谐了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df59b7a010185rb.html
http://xingqu.baidu.com/p/3346908115
发表于 2015-3-27 21:36 | 显示全部楼层
习主席真伟大.
发表于 2015-4-21 12:38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力支持
发表于 2016-2-27 17:19 | 显示全部楼层
30年改革开放收获颇丰,然而,环境破坏也是不可估量的,更可怕的是:现在大部分官员根本不重视环境保护,只是说说而已,堪忧,堪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三七养生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三七养生  

GMT+8, 2019-10-24 10:51 , Processed in 0.11597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