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养生

 找回密码
 加入三七养生
查看: 1461|回复: 3

杀人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7-28 22: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杀人夜 [size=1.2em]文 / 三七生

七月初一,黑月。


焦家花园,议事厅。


高大的围墙被更高的树影遮蔽着,一道笔直的小桥直伸向湖心,将议事厅与湖岸连接在一起。


厅门紧闭,窗里面是昏暗跳跃的烛光,窗上有人头的影子在晃动。


湖岸距议事厅大约二十余丈,湖边每隔一步站立着一个黑色的人影,隐隐将湖心的议事厅围的水泄不通。




三张并列摆放的八仙桌旁围坐着十个人,东首坐着的正是花园的主人,银枪太岁铁背雕焦猛。焦猛七十余岁模样,一部花白的胡须森列戟张,铜铃般的大眼转来转去,不停地在众人的面上扫来扫去。


就在这时,一阵风吹了进来,烛光摇曳中八支蜡烛同时熄灭,厅内顿时一片漆黑。


“谁也别动,谁动就是谁。”焦猛的声音有点高,显然是站了起来。


“焦团练自己怎么动了?”这是一个听起来有些空洞的声音。


声音明明从西北角传来,可这声音既不是浪里蛟白飞,也不是七星手罗干。也不是坐在正西的金锤太保毕世雄,也不是坐在正北的矮金刚唐义。


勾魂剑臧彬,熊心豹胆车千里,妙手金笛卢雨岫,病狮子韩奇,万里追风谢扬尘的声音也都不是这样的。


这是一个不能再平常了的声音,平常的几乎没有一点特色。与焦猛的声音比起来,这个声音似乎更平正,也更清纯,但又绝不是年轻人的声音。这声音好像从喉咙的裂缝中挤出来的一样,很细却没有一点摩擦,虽然异常的清楚,却似乎没有一点生人的气息。这根本就不像人的声音。


“你是谁?”焦猛的声音像他的名字一样雄壮威猛,就像半空中打了个炸雷相仿,余音绕梁,嗡嗡不止。


没有人回答。


其余九个人几乎同时说起话来,一时间厅内嘈杂起来。“静一下!”焦猛又几乎是一声大喝。歘拉一声,突然一道火光亮起,是罗干划亮了火折,他把眼前的一支蜡烛点燃,摇曳的烛光将他的身影摇摇晃晃地投在墙上。


“老七,你怎么了?”妙手金笛卢雨岫突然喊了起来。“大家先不要动。”焦猛随后喝止道。


病狮子韩奇趴在桌上一动不动。


“大家互相照应一下,谁也别动,我先把蜡烛点着。”焦猛说着从众人身后绕过,探手将桌上的蜡台端起,蜡烛的火苗摇晃着又要熄灭。焦猛用手掌护住火苗,转过身想点燃身后蜡台上的蜡烛。


就在这时一阵风突然从后面吹了过来,焦猛本能地向旁一闪,手中的烛火再次熄灭。


“大家加小心了,千万不要动,互相照应一下。”焦猛焦急地道,互相两字格外着重。


这时传来了身体倒地的声音,“老四,是你吗?”是万里追风谢扬尘的声音。“不是我,好像是老六。”金锤太保毕世雄的声音未落,紧接着发出一声惨叫,随后又是身体倒地的声音。谢扬尘追问道“怎么了老四?”声音未落也是紧接着一声惨叫,随后又是身体倒地的声音。


一时间厅内鸦雀无声,似乎谁再发出声音谁就会随后发出一声惨叫,紧接着倒在地上。


议事厅内只听得见轻微的呼吸声,空气仿佛霎时间凝固了,紧张压抑的气氛让人透不过气来。


窗外隐约有风的声音。


一个人的呼吸声渐渐急切起来,声音越来越粗,越来越重,他终于忍不住说出话来:“大哥,你……”话未说完紧接着一声惨叫,随后是连人带椅倒地的声音。


众人的呼吸声似乎突然中断了一下,紧接着是更加绵细的呼吸声,除了呼吸声只有窗外隐约的风声,连风声钻进门缝的声音都仿佛越来越清晰起来。


没有人再说话。


突然,一个人似乎站了起来,紧接着是脚步移动的声音,声音很轻很急,紧接着有人在厅门口发出一声惨叫,随后是沉重的倒地的声音。


厅内不再有声音,连呼吸的声音好像都突然中断。




“风云十三将还剩几个了?今天只能剩一个,谁想剩下来先来报个名吧。”又是那个空洞的不像人的声音,这回是从东北角的上方传来的,像是发自半空中。


一个人突然咽了一口吐沫,嗫嚅道:“我……”另一个声音紧接着道:“我剩……我有老……母……”


“哈哈哈……原来是个孝子,令人好生感动,就是你吧,不过你要亲手杀了剩下的几个,如果让人家杀了我可救不了你。哈哈哈……”那声音笑得好像一个在地面上跳动的皮球,越来越慢。


“老二老八别上当!”焦猛的声音终于又响起,但已不似先前的猛烈了。可他的声音还是晚了一步,两个人同时站了起来,紧接着同时发出一声惨叫倒在了地上。


“这回就剩下三个了,谁想最后剩下来呀?啊?”空洞的声音已来到桌旁。


“我看看你到底是谁。”熊心豹胆车千里的声音与身形齐动,向那个空洞的声音扑去。紧接着一声闷哼倒在了地上,车千里是唯一倒下没有喊叫的人,他不但胆子大,骨头也硬。




厅内又是一阵死一般的寂静,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均匀地吐纳着。


窗外的风声已听不真切。


“恭喜你,现在只剩下你一个了。”空洞的声音似乎有了一丝生气。


“罗干,是你吗?现在只剩你了,没想到你也有这野心。”焦猛的声音突然沉稳下来。


“怎么?只有焦老大才有这个资格吗?每年聚会都要死一个人,等都死光了还要十年。不知哪年哪月才能轮到我,今天我替大哥提前作了点准备,不知大哥能不能开恩,也赏小弟一份。六百万两银子大哥一个人就是花上十辈子也花不了,是不是?”罗干的声音逐渐恢复了往日的生气。


焦猛冷笑道:“罗干,你知道不知道我这湖边有多少人?就算你出了这个门,也是插翅难飞出这个湖面,你听没听说过什么叫天罗地网搜魂箭?如果你出了这道门就会知道了。”


“我只想知道,你原打算把我们怎么样?”罗干问道。


“本来没打算怎么样?只不过还会像前两次那样死一个人,不过这回绝不应该是你。一年一个,我本来能等,没想到你这样性急,既然都准备好了,也只好用在你身上了。可惜了我的天衣无缝的设计,无论谁都会以为是隐形人下的手,现在已经毫无意义了。你一会儿也要随他们去了,不如我就告诉了你,也好让你到那边对他们有个交代。”焦猛的声音充满了自信。


罗干问道:“前两次都是用一样的方法吗?”


“当然,既然百发百中屡试不爽,又何必自作聪明改弦易辙呢?那封信当然是我找人做的,说我们其中有一个人要死,我们当然不信,偏要在他说的时间聚到一起,不听他这个邪。可是偏偏就在这天的子时我们之中一定有人会死,好像我们也没有办法,开始自然怀疑是隐形人做的,目的当然是为了我们那六百万两银子。今年本来应该有一个意外的发现,就是杀人的人可能是我们当中的一个。没想到刚开了个头就被你收了尾,好生无趣。”焦猛的语气中似乎充满了惋惜。

“你用的是隔衣十八摸吗?”罗干问道。焦猛拍了拍手,冷笑道:“你怎么什么都知道?要不要现在试一试?”“好啊,我正觉得浑身发痒呢。”罗干懒洋洋地道。


歘拉一声,罗干又点燃了火折,硫磺味中夹杂着一股异香在厅中飘散,火苗再次跳跃着燃起。焦猛的脸被烛火映得有些闪烁,他愣愣地看着自己的双手,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惶恐。


突然地上传来一声叹气,接着乱七八糟地响起了各种声音,先前倒下去的人纷纷站了起来,他们又各自回到了先前的座位,同时又七手八脚地点燃了八支蜡烛,厅中霎时亮了起来。


焦猛兀自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发愣,罗干盯着焦猛的手冷冷地道:“这双手今天恐怕杀不了人了。”


浪里蛟白飞,金锤太保毕世雄,矮金刚唐义,勾魂剑臧彬,熊心豹胆车千里,妙手金笛卢雨岫,病狮子韩奇,万里追风谢扬尘,八双眼睛也同时盯着焦猛的眼睛。


焦猛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的双手,似乎百思不得其解。


“是夜来香,本来上一次就应该用,可惜我还是慢了一步。”罗干的声音充满了惋惜。


焦猛的眼神中突然流露出一丝愧疚,他猛地反掌拍向自己的前额,发出啪的一声脆响,但他的身躯并没有顺势倒下。他的眼神愈发散乱起来,犹疑,悔恨,愧疚,恐惧,散乱地交织在一起,本来就苍老的脸上瞬间又显得苍老许多。


“看来今夜不适合杀人,不但杀不了别人,连自己都杀不死。”罗干的声音突然之间又有了几分空洞的意思。




湖边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散去,高大的围墙被更高的树影遮蔽着,漆黑的已分不清彼此之间的轮廓。只有风声不知疲倦的低鸣着,仿佛在向天地讲述着今夜发生在这里的故事。


  • 作品编号:1423326
  • 作品类别:短篇 -> 散文
  • 发表时间:2002-06-05 11:39


发表于 2015-7-29 11: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三七先生写武侠也是高手啊!
发表于 2016-10-25 09:28 | 显示全部楼层
刀神的刀,枪神的枪,杀人夜,
似乎都有惊险、无奈的味道……
不太懂
发表于 2018-9-22 21: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非常不错啊味道似古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三七养生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三七养生  

GMT+8, 2019-3-27 03:24 , Processed in 0.11899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