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养生

 找回密码
 加入三七养生
查看: 849|回复: 4

中医如何看待鼠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16 18: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近期,号称黑死病的鼠疫又以耸人听闻的趋势在大众话语中流传。从1347至1353年被称之为"黑死病"的鼠疫大瘟疫,夺走了2500万欧洲人的性命,占当时欧洲总人口的三分之一。但在中国,有中医在,没有必要那么紧张。不过,在疾病面前,心里有没有底气是装不出来的,一旦轻举妄动只能遭致灭顶之灾。

与西医的微生物致病学说不同,中医对于传染性疾病主要是从气候性因素寻找病因。比如普通的感冒西医分为细菌性、病毒性两类,中医则从六气因素的风寒暑是燥火把病气分为六种类型,简称六淫。淫者太过之意,也就是六气太过偏盛胜造成的阴阳失衡。以三阳三阴的层次诊断病邪的性质,并采取针对性方药对治,就是中医辨证施治的根据,不会像西医那样因为对某种细菌或病毒没有特效药而束手无策。

因为历朝历代都不乏明医出世,对流行病辩证清楚并给出解决方案,所以在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西方那种动辄死亡数千万人的流行传染病事件。东汉末年中国也曾传染病流行,医圣张仲景的宗族在十年之间就死亡了三分之二,因“感往昔之沦丧,伤横夭之莫救”,于是仲景以长沙太守之身,乃“勤求古训,博采众方”,集《伤寒杂病论》十六卷,令后世“虽未能尽愈诸病,庶可以见病知源”。从此,中国再没有出现过毫无救治方法只能看着病人不断死亡的全民流行性疫情,这就是中医对中华民族繁衍生息的贡献。

民国河北明医张锡纯在《医学衷中参西录》中曾记载鼠疫案一则:

“一九二一年,黑龙江哈尔滨一带鼠疫盛行,奉天防范甚严,未能传染入境。惟银行之间互相交通,鼠疫之毒菌因之有所传染。有银行施××,年三十余,发生肺炎性鼠疫,神识时明时愦,恒作谵语,四肢逆冷,心中发热,思食凉物,小便短赤,大便数日未行。其脉沉细而迟,心虽发热,而周身肌肤之热度无异常人,且闭目昏昏似睡,呼之眼微开,此诚《伤寒论》少阴篇所谓但欲寐之景象也。其舌上无苔,干亮如镜,喉中亦干甚,且微觉疼,时作干咳,此乃因燥生热,肾气不能上达,阴阳不相接续,故证象、脉象如此,其为鼠疫无疑也。此证若燥热至于极点,肺叶腐烂,咳吐血水,则不能治矣。犹幸未至其候,急用药调治,尚可挽回。其治之之法,当以润燥清热为主,又必须助其肾气,使之上达,与上焦之阳分相接续而成坎离相济之实用,则脉变洪大,始为吉兆。爰为疏方于下:

生石膏(三两捣细) 知母(八钱) 玄参(八钱) 生怀山药(六钱) 野台参(五钱) 甘草(三钱)
共煎汤三茶盅,分三次温饮下。

按 :此方即白虎加人参汤以山药代粳米,而又加玄参也。方中之意:用石膏以清外感之实热;用山药、知母、玄参以下滋肾阴、上润肺燥;用人参者,诚以热邪下陷于少阴,遏抑肾气不能上达,而人参补而兼升之力既能助肾气上达,更能助石膏以逐除下陷之热邪,使之上升外散也;且凡阴虚兼有实热者,恒但用白虎汤不能退热,而治以白虎加人参汤始能退热,是人参与石膏并用,原能立复真阴于邪热炽盛之时也。”

辛酉(1921)年水运不及,阳明燥金司天,少阴君火在泉,是以病从燥火化。故张锡纯先生从少阴病热化立论,以白虎加人参汤生山药代粳米加味治之而愈。

今年(2019)己亥土运不及,厥阴风木司天,少阳相火在泉,故病从风火化,当从厥阴少阳论治。而当今医疗防疫以西医为主,如西医滥用抗生素无效,又无特效药可用,通常就只能隔离等死了。

据医院内部人员透露,今年发现感染鼠疫的儿童患者主要表现是高热不退,双侧淋巴结肿大。鼠疫的临床症状通常是是寒战、高热、头痛、乏力、全身酸痛;偶有恶心、呕吐、烦躁不安;皮肤淤斑、出血。发病时淋巴结肿痛,发展迅速,第2~4天达高峰,腹股沟淋巴结最常受累,其次为腋下、颈部及颌下。肺鼠疫更是起病急骤,寒战、高热、胸痛、咳嗽、咳痰、咳鲜红色血 痰、呼吸急促、颜面潮红、眼结膜充血及口唇、颜面、四肢皮肤发绀。胸部可闻及散在湿啰音或轻微胸膜摩擦音,肺部体征与严 重的全身症状不相称,x线胸片显示支气管肺炎或融合性病变。 常因心力衰竭、出血、休克等而于2〜3d内死亡。临终前患者 全身皮肤发绀呈黑紫色,故有“黑死病”之称。

据说今年发现的案例就是肺鼠疫,根据症状表现,从医圣张仲景归纳总结的《伤寒论》的六气病传变规律分析,这类症状也分阴阳深浅,有轻重缓急之别:

初期的恶寒头痛是太阳病,高热胸痛喘急是阳明病,合起来就是太阳阳明病,为大青龙汤证。

中期的咳血性泡沫痰、湿罗音、摩擦音是病入阳明之脏:手太阴肺从阳明燥化,为小青龙汤加生石膏证。

后期的高热不退双侧淋巴结肿大,为病入少阳之里,燥从火化,为大柴胡加桂枝茯苓丸加生石膏证。

这几个方证都是名医胡希恕擅长的,经方派中医应该都不陌生。如果真大面积发病,按这个路数治应该不成问题,所以,不必太担忧。但是,有一点需要注意,千万不要滥用温病派那套,如果那样就与西医殊途同归了。
发表于 2019-12-3 09:58 | 显示全部楼层
据医院内部人员透露,今年发现感染鼠疫重庆欢乐生肖的儿童患者主要表现是高热不退,双侧淋巴结肿大。鼠疫的临床症状通常是是寒战、高热、头痛、乏力、全身酸痛;偶有恶心、呕吐、烦躁不安;皮肤淤斑、出血。发病时淋巴结肿痛,发展迅速,第2~4天达高峰,腹股沟淋巴结最常受累,其次为腋下、颈部及颌下。肺鼠疫更是起病急骤,寒战、高热、胸痛、咳嗽、咳痰、咳鲜红色血 痰、呼吸急促、颜面潮红、眼结膜充血及口唇、颜面、四肢皮肤发绀。胸部可闻及散在湿啰音或开奖网学轻微胸膜摩擦音,肺部体征与严 重的全身症状不相称,x线胸片显示支气管肺炎或融合性病变。 常因心力北京pk10衰竭、出血、休克等而于2〜3d内死亡。临终前患者 全身皮肤发绀呈黑紫色,故有“黑死病”之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4 09:11 | 显示全部楼层
鼠疫
冬至前后,气候不寒而反热,发生鼠疫。发热,神昏,气微,心乱。兼证不一,此为主证。鼠疫者,冬温之死证也。大气冬时主藏,寒则能藏。今寒反成热,已经封藏于土下水中的阳气,发泄出来。阳气拔根,遂病鼠疫。鼠生活于地面之际的土中,今土中无阳,不能生活,是以鼠死。人人于此时,呼吸土中无阳的大气。本身下部,阳气逆腾,无不头晕身乏者。本身的中气,沿能维持圆运动之常,虽身乏尚不致于病倒。一经感受大气的刺激,或为饮食所伤,中气的圆运动分开,遂随阳根发泄的大气以同病。阳根发泄,则下部空虚,阳逆于上,则上部充热,阳逆下虚,所以人死。此时用凉药清热,下咽即死,上部虽热,中下阳虚故也。惟乌梅三豆并用,乌梅一两,黄豆黑豆绿豆各五钱,加白糖二两以补中气,加杏仁泥五钱以降肺气,小便不利者,加红饭豆五钱以利小便,无不特效。乌梅能收敛,由右逆升的阳气,降回水中。三豆能清上部的热,不寒中气。阳泄化热,肺气不降,故加杏仁泥以降肺气。中虚脾湿,小便不利,故加饭豆以利尿。惟治救迟延,中气已脱者,已吐血者,则来不及耳。未病时,日日服之,亦可预防。此方曾于丙辰冬绥远鼠疫,经同学实地试验,功效不虚。同学并有用理中汤加天花粉治效者。盖病的名目不同,病的原理则同。所以绥远鼠疫猖獗之时,一降大雪,遂彻底消灭。降雪则大气的阳根回复下降,人身的阳根亦随之回复下降故也。著者曾用西药之稀盐酸葡萄糖先后服下,最效,盐补中气,酸能收敛上部化热的阳气,使之下降,复其本位,葡萄糖大补下部肾家阳气,并补中气也。宇宙大气的圆运动,乃大气中的阳气,降于秋,藏于冬,升于春,盛于夏所成。人身的阳气,亦降于右,藏于下,升于左,盛于上。宇宙的冬季,人身的下部,阳气皆宜顺藏,不可逆升。冬季阳升,此之谓逆,阳气逆升,是为拔根。由右降下的阳气,乃万物生命之根,冬季的寒字,即是阳气下藏的事实,不寒反热的热字,即是阳气逆升的事实。阳气逆升,所以热也。并非热而后阳气逆升也。大气的中和,为生物生命的元素,冬季阳气当藏而即藏,即是大气的中和。此中和的力量,地面之际的土中最多。鼠穴地而居,向来在大气中和的中心点生活。今土中的阳气拔根,中和变成毒厉,鼠感受最切,失其生活之常,所以鼠死。人之感受在鼠之后,所以鼠先死,人后死。惟中气充足阳不逆升的人,则不死耳。虽暂时不死,呼吸阳气拔根的大气,终难免死。冬不寒而反热,中和变成毒厉。一降大雪,热降入地,阳仍归根,毒厉仍变中和。此宇宙自然的疗法。乌梅三豆白糖稀盐酸葡萄糖,亦宇宙的自然疗法,降其逆助其藏而已。福建鼠疫盛时,飞机飞过疫地境内,常常自己堕落,有疫的地方,大气的圆运运动含有鼠疫的逆性故也。

                                                                                                 来自于 圆运动的古中医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4 09:38 | 显示全部楼层
又找到一篇  https://zhuanlan.zhihu.com/p/93050052

中医对鼠疫的认识和治疗
从今若许闲乘月
从今若许闲乘月
以卿之心,疗君之疾。
可能包含医疗建议
网络上的医疗建议仅供参考,如有需要请咨询专业人士或前往医疗机构就医
1 人赞同了该文章
鼠疫,一个曾经闻之色变的烈性传染病,又重现中华大地。早在黄帝内经时代,人们就有对疫病来势凶猛的记载,如《素问·刺法论》:“五疫之至,皆相染易,无问大小,病状相似。”曾经历过数次疫病劫难的中华民族能屹立不倒,中医曾起过重要作用,在对传染病的治疗方面有着丰富的临床经验。本文从此次疫情出现的情况并结合古人的临床经验记载谈谈中医对鼠疫的认识和治疗方案。

从这次发病年份和季节来看,属于己亥年立冬前后,岁运为土运不及,厥阴风木司天,少阳相火在泉,整体为气盛运衰,以气为主,下半年为少阳相火在泉主司,五之气,主气为阳明燥金,不相得,火来克金,容易出现呼吸系统传染病,正如《素问六元正纪大论》中记载:“巳亥之纪,……终之气,畏火司令,阳乃大化,……其病瘟疠。”此次肺鼠疫病情即是明证。


根据五运六气来看,小雪前后将进入下一个主气阶段,虽为太阳寒水主气,但客气为少阳相火,更得在泉相火相助,更有助于病菌生存与传播,故应提高警惕,不能疏于防范。从运气角度分析,今年土运不及,风木来复,太阴湿土加临于阳明燥金,更得在泉相火之助,所以此次疫情总体病机应为湿热内蕴,伤阴化燥化风。容易出现呼吸系统、消化系统和神经系统表现。

1891年,我国出版了第一部中医治疗鼠疫专书——《鼠疫汇编》,书中开篇言脉,言诊鼠疫初症之脉,如见不浮不沉,不缓不紧而数,右盛于左,兼初起四肢酸痹,可知为无核之鼠疫。瘟疫之病,其病皆热无寒,有表症,无表邪,宜解肌,禁发表。初起必见头痛身痛,四肢酸痹。有恶寒不恶寒,有汗有无汗,有热有无热,有淋巴结肿大有无肿大,有渴有不渴。若进展,有斑疹疔疮,有衄嗽咯吐或烦躁懊恼,昏懵谵语,瞀乱癫狂,腹痛泄泻。凡此见证,均为热毒入血,迫血成瘀,宜用王清任解毒活血汤,传表宜加白虎,传里宜加承气,传心包宜加羚、犀。服药方法也有异于常法,书中说一二日间追至七八服,则热毒或从汗解,或瘀从嗽出,或从下行,或下瘀血,或下黑粪。

连翘(三钱)生地(五钱,有热用小的,无热用晒干大的) 当归(钱半)

赤芍(三钱)桃仁(八钱,去皮尖,打碎)红花(五钱)川朴(一钱)

甘草(二钱,有热用生的,无热用炙的) 柴胡(二钱)葛根(二钱)

煎药法:一二三日病在上焦,煎六七沸;四五六日在中焦,煎十沸;七日以后在下焦,煎十余沸。水用两碗半,先用大罐煎合沸数,倾入小罐,复入水大罐,再煎再倾,煎回大半碗服。大黄、朴硝不宜久煎,煎药将好方入同煎两三沸。羚羊角、犀角、石膏宜另煎、久煎,方能出味。藏红花另用开水泡之。均去渣,和药服。

随证加减法:原文太多,就不一一列举了。大体意思是辨病位三焦,辨病机属于气分血分,有热加二花竹叶,渴加石膏知母,病重加羚羊角、犀角、西红花。呕吐加竹茹,入血分清热凉血,有热毒清热解毒,在中焦当用下法就用下法,在下焦当用滋阴即滋阴。手足抽搐可用针刺,可用生姜捣碎刮痧。小儿结核可用针刺结核,外涂山慈菇、青黛、黄柏、浙贝、赤小豆。孕妇加黄芩、桑寄生安胎。

复病:即病情稳定后出现反复,一般这种情况都是有原因的,按照原因的不同可分为自复、食复、劳腹、药复四种。自复就是病情变化而反复的,这时候无固定表现,需要随证治之。食复是因为饮食不当出现病情反复,需用神曲山楂麦芽之类消食。劳复需要补气养血,其中房劳和怒气最难医治。药复是因过服补药所致,服绿豆山楂水可解。

张锡纯在《医学衷中参西录》中以其为数不多的治验提出了自己对鼠疫的见解,他认为是少阴热化,少阴感寒伏于三焦脂膜中,阻塞气化,暗生内热,


并且用白虎加人参汤鸡子黄化裁,创立了坎离互根汤:


生石膏捣细三两 知母八钱 玄参八钱 野台参五钱 生怀山药五钱 甘草二钱 鸡子黄三枚 鲜茅根切碎四两

煎服法:先将茅根煎汤数沸,视茅根皆沉水底,取其汤以之代水,煎方中前六味,取汤三盅,分三次温服下。每服一次,调入生鸡子黄一枚。

另外彭子益提出的乌梅三豆饮治疗肺鼠疫,易巨荪等用升麻鳖甲汤治疗鼠疫的经验都非常宝贵。


医无需南北,学何分中西。我们的目标都是治病救人,本应团结一致,取长补短,为人类健康事业做出贡献。中医先辈在与传染病的斗争中积累了宝贵的经验,在传染病防控体系日益完善的今天,根据中西并重的医疗政策,中医药仍大有作为。谨以此文向先贤致敬!向每一位奋战在治病救人第一线的医务人员致敬!

发布于 2019-11-2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三七养生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三七养生  

GMT+8, 2020-2-22 15:10 , Processed in 0.06198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