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养生

 找回密码
 三七养生加入
查看: 6391|回复: 5

淋巴癌医治回忆录(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2-16 10: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http://baby.imagenet.com.tw/modu ... iewtopic&t=1698

分享小弟的抗癌经验。
因为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恐怕无法一次说得完整。
之后慢慢追忆,想起来我还会进这儿来补充。

西医病名:荷杰金氏症,即淋巴癌第三期,全身转移之恶性。
就医地点:台北三军总医院。

发病过程与症状:学业、人际关系等诸多压力下,重复感冒,虚弱,之前已由西医诊短有胃下垂。某日突然发现左边琐骨内侧跑出一坨硬块,压了有点不舒服,但不 会痛。

第一步检查:切片。本来医生打算取出组织细胞化验,局部麻醉的手术过程中,我要求医生要切不如摘掉算了。结果切片手术变成摘除手术。这一切,当然伤了经 脉,关系到我后来人生岁月的头痛与颈部僵硬。

第二步检查:化验结果一直被隐瞒,两周前我老妈才跟我说明了部分细节。恶性,怀疑全身转移。于是开始断层扫瞄、淋巴摄影等。淋巴摄影的正确名称我查不到, 也许现在已没有这样的检查,侵入性很强,如手术一般,切口在双脚脚面,如耶稣钉十字架一般,记得术后伤口曾经爆裂开来,可清楚看到脚里的血肉。检查后确定 为全身转移,这时我偷看到病例上写「Hodgkin's Disease」,就背下来回家去图书馆查,才知道叫做「荷杰金氏症」。当时没有网络,且我医学知识不足,了解仅此为止。

心情记录:此时心情尚好,因为可以完全离开学校和不顺遂的人际关系。直到现在,我仍相信人的身体与个人心理转机有关。生病是一个非常高超的逃离现场的方 法。

第三步检查:经过几位西医会诊后,他们决定要剖开我的腹腔,用肉眼进行检查。这手术不小,八个小时,整个腹腔内脏都被翻过一遍。过程中他们「顺便」摘除了 我脊髓附近的多处淋巴结,后来才得知手术中护士出来找我老妈签下同意书,同意摘除我的脾脏,西医说法:「脾脏在十八岁前为造血之器,超过十八岁摘除无 妨」。现在听起来好比一句笑话。这一摘除,结果造成我一生软便,肠胃吸收能力差到不行。手术过程中印象最深刻的有两件事。一是医生护士们的嬉笑怒骂,我听 了很干,手术前我曾翻过一些医学书,谈到手术是件严肃的事,可这些号称受过正规训练的西医,却不如三岁小儿懂得尊重生命,可笑可耻。二是手术房超冷,好比 「冰遗馆」。所以后来任何人动手术前,我一定提醒,进手术室后,如果感觉冷,一定要跟护理人员说,不然他们有的很麻木,只管自己的工作,忘了躺在手术台上 的是个人而不是条死猪。

心情记录:术后身体更虚弱,但基本上还好,第一天感觉腹腔内脏会跑来跑去,第二天下午就能走路,第三天开始跟邻床正在接受化疗的病友嘻嘻哈哈,还认识了对 面病房的白血病小弟弟(两周他就挂了)。这段时间心情也很平静,我有写日记习惯,当时只希望老妈别逼我回学校,其它什么都好。可是没想到一场手术,让我终 身腰痛、大便稀软,这种副作用我从没在书籍或报章上看过任何一位西医提及。

第四步治疗:术后出院前一天,医生宣布我得接受化疗,我因为已经听了邻床病友许多化疗后的痛苦经验(他很爱骂脏话,私底下他把医院理所有的医护人员的生殖 器都说了不只一遍),所以当时我非常排斥这种治疗,可是又别无他法。记得后来老妈冲到外头去哭,病友也暂时离开病房让我在房里一个人写日记整理心情。几个 小时后我同意接受治疗,出院前打了第一针化学针。一针两万块新台币,是我老爸的一个月薪水。往后每月两针,我家差点倾家荡产(所以健保也是有好处的,现在 化疗免费,全民买单,西医可赚饱饱了)。

第五步治疗:回家后第三天,我开始落发,立刻去找了邻居理发师剃光头。老妈不愿帮我剃,我知道她会哭。随后开始每隔十五天一针的化学针。月中那针还好,只 是身体不舒服,全身无力需要躺两天才能正常作息。月终那针则会抓兔子,吐一整晚,是全家人的恶梦。前后共需十二针,但第十一针后我精神状态变差,有忧郁症 倾向,于是医生同意我不用继续。

第六步治疗:十一针过去,也就是六个月过去了。过后医生让我休息半年,我全心休养。直到头发全部恢复,再度回诊,然后医生宣布噩耗:复发了。我心里很不是 滋味,干死了,我跟医生抱怨,他则说这是有可能的。随即开始接受估六十照射。我从一个好不容易恢复健康的人,再度变成个全身干枯的髑髅。过程中每周一次的 胸腔照射没有什么问题,只是变得口干舌躁,心情郁卒。但是第二次疗程开始照射下腹,这一照,结果出现了比化疗时更严重的呕吐。这时候我发觉自己受不了了。 记得这样的呕吐我共忍受了七次,最后三次间的间隔都超过三周,因为不想去医院。

心情笔记:从第一次放疗呕吐开始,有天晚上不知道是何原因,我突然也是最正式的一次,我开始怀疑西医这样「痛苦又不见得能治好」的疗法,于是在第七次治疗 后的门诊,我问了医生:究竟你有多少把握能治好我的病?他说,你这样的病治愈率很高,高达90%。我说,如果我是那之外的10%怎么办?这些苦不是白受 了?医生似乎发现自己的逻辑确实有些问题,于是开始用「信心」、「信仰的力量」等等答非所问的方式来转移我的焦点。可是我很执着于我的问题,最后我跟他 说,我不想再治了,我宁愿回学校读书也不要这样搞下去。从此,我大约十年间没进三军总医院半步,直到我必须出国念书,担心在海外发病,才又回到医院复诊。

复诊经验:离开三总第十年(吧),我回原来的血液肿瘤科复诊。挂号时,小姐居然说三总没有我的病例,询问之下才知道,病例只保存十年。「这叫哪门子病例管 理?」我心想。好吧,那我还是要检查,那医生就要我去抽血检验。一周后结果出来,一切指数都正常。嘿嘿,从此我确定自己身上没有癌的问题,可以安心读书、 过日子了。

总评:

二十年过去了,前面十年,对我的影响心理层面大于身体层面。因为几乎任何事情,不论交友、读书、工作、社团,我都必须隐藏自己曾经罹癌的身份,否则往往会 被另眼相看,变成特殊身份,被敬而远之或受到一些完全不必要、甚至叫人排斥的特别待遇。
第二个十年,我身体上的副作用逐渐明朗化。我渐渐发现自己身体老化的速度较同年龄者快很多,手臂上的痣、斑逐渐变大,估计是气血不通的结果。大便稀软恐怕 来自脾脏早被摘除。惯性头疼也可能来自后颈部的血路不顺。腰骨痛麻或许是手术后的瘀血所致。有时候左手手指还会不自主抖动,这不用说就是手臂关节的旧伤, 要不就是其它经脉受阻的结果。中腹逐渐肥胖,是脾胃的痰病。四肢总是无力是化疗时造成肝胆两伤的结果。视力快速减退也八成来自肝的问题。耳鸣频率增高则多 半是肾的功能退减。一年前,我甚至发现自己对高频声音已经完全失聪。

根据以上的经验,我可以想象,许多所谓的癌症患者,都如我这般中途逃离,可是西医追踪得到吗?我收到三总的追踪信只收了十年不到,每年一封。但以我的经验 来看,真正出问题的,其实在十年之后。
这就是西医的「科学式」的追踪与研究方法。其实何止是一点也不科学,简直是掩耳盗铃。

目前状况:目前我正在接受黄成义先生的治疗。已经过了三个多月。治疗过程中最明显的现象是,我共瘦了九公斤(以上),却感觉比之前更有精神。现在肠胃问题 没了,痰病结束大半,头疼症状减少,手指不再抖动,耳鸣只再发生过一次,口干舌燥的问题也完全消失。其它后续还需要我更专注的全面性的,包括饮食、性生活 的配合治疗,否则,我估计是很难得到更可观的成效,毕竟这是二十多年的宿疾,不是病后立即的治疗。

我很持平的说,黄先生不是台湾最厉害的,但是他的良心收费与敢言敢当,是值得我辈尊敬的。身体是我自己的,连我也难说哪天会不会换其它中医来治,不过至少 以我目前的力量,黄先生是最佳人选。
我个人非常相信,还有一狗票功力超乎黄、倪两位网络大师之上的高手,所以我特别声明,我不是在为黄先生代言,以免影响许多愿意脱离西医之苦而从中医治疗的 后起逃兵。
个人想法,寻医跟宿命有关,我今天只是同黄先生有些医者与病患之缘,有些师生之缘,但并不代表每个人都有。
每个人可以选择自己的医生,看对了眼就对了,不一定非谁不可,也没必要比较谁就是最棒最顶尖的。
有人批评黄先生是装神弄鬼、江湖术士,我想这是你家的事,你跟他无缘也跟我无关。就像我跟那么多有国家认证、挂牌子领高薪的西医有这么多恶缘,格老子骂归 骂,也只能认命。
这就是人生。不是吗?

花两个小时写这些,希望能对华人圈的淋巴患者或癌症病患,乃至中、西医界起点作用。

就写到这里,合十。
 楼主| 发表于 2010-12-23 17:24 | 显示全部楼层
标题:癌症越治越糟? 美研究:可能助长癌细胞扩散
引用:http://gb.nownews.com:6060/2007/04/06/11183-2077966.htm
记者管淑平/编译
美国一份于5日提出的研究发现,常见的治疗癌症方法,化疗或者放射性治疗有可能反而助长癌细胞扩散,问题就在于这类疗法会提高 β转化生长因子(TGF-beta­)的数量。
田纳西州范德堡大学的亚提加博士的研究指出,老鼠身上的实验显示,化疗药阿霉素(Doxorubicin)或者放射线治疗后,都会增加TGF-beta 值,结果­是导致乳癌细胞扩散到肺部。
癌症专家向来对于癌症治疗上,原发性肿瘤或许会某种程度抑制其它肿瘤的生长,而切除或者消灭原发性肿瘤后,可能反而让 其它尚未被发现的恶性肿瘤增生存有疑问,其­中一部分关键可能就与TGF-beta这种物质有关。TGF-beta调控细胞扩散,但是也会 扮演细胞自体生长因子的负面角色,TGF-
beta失去作用后往往会导致细胞自杀性死亡。
老鼠实验中,移植人类乳癌细胞的老鼠接受放射线或者化学治疗后,血液中的TGF-beta值升高,同时癌细胞也增加,然后扩 散转移到肺部;若老鼠接受能抑制TG­F-beta的抗体,癌细胞扩散的情况就停止了,若让老鼠体内缺乏这种蛋白质,这种癌细胞扩散的状况 就完全不会发生。
亚提加说,「于是让我们好奇的是,由抗癌疗法引发的TGF-beta 蛋白质是否可以当作肿瘤细胞的生存信号,让癌细胞能抵抗治疗,之后有复发的机会?」他说,治­疗后出现较高的TGF-beta值或许可作为评估患者癌症是 否会复发的指针之一。此外,报告也指出,若研发出能阻止TGF-beta的药物,可能有助于癌症复发­。
这份报告在五月号的临床研究期刊上发表。亚提加的团队接下来将研究干 扰TGF-beta的药物是否能提高癌症患者的存活率,他说,「可能不只是TGF-beta­这种物质有这样的作用」,其它物质,包括某些免疫系统讯号传 导物质都与癌症扩散与增生有关。
 楼主| 发表于 2010-12-23 17:27 | 显示全部楼层
淋巴癌中医治疗案例

作者:cc0601
文章出处及后续讨论http://www.doctorhuang.url.tw/new_forum/viewtopic.php?t=3774
去年6月,9月大的小犬突发不明热,
必须用退烧药强制退烧,
但约5~7小时会再高烧,耳温约39~41度.

6月初先到长庚讨论病情,
起 初怀疑是玫瑰诊,
后来高烧超过7天,改入院检查.
抽血,X光,超音波检查是免不了的,
尤其是每两天必须抽血三大管做病毒培 养最是可怕.
2周后医师培养不出病毒,于是建议抽骨髓检查,
对于医院执意往血液肿瘤分析,
我当时排斥直接做此侵入式检查.
后来熬不过小孩的持续高热未解,
我上班中答应医院做此检查,
想不到在短短的5分钟内,
医院已迅速在不进行麻醉的动作下完成抽取,
经此突然性的骨髓抽取,小孩半年内 转为惊恐需人安慰,
当时照料的阿嬷也痛心医院的野蛮行为,
在我答应医院抽取骨髓后我请假驱车前往医院,
车子 在交流道时某医师(保护当事人)打电话给我,
说明已完成骨髓液的抽取,并确认不是[血癌],
但懂[噬血症候群]的医师因讨论病情晚 到,骨髓液已干涸无法判定,
后来主治(国内知名)过来说明恭喜不是[血癌],
但是疑似[噬血症候群]建议我们化疗,
我当场询问是否有[巨噬细胞]做左证.
医师回答 因为是[噬血症候群]的初期,所以不明显,
我问医师小孩都发烧一个月何来的初期不明显,
白血球从6000被[巨噬细胞]吃到剩 1200,怎么会找不到.
于是我向医院的投诉信箱申诉此医疗疏失,
隔天院长过来,跟我讨论由他接此案例,
接着他明说,我的小孩明显是癌症,化疗是必要的,
至于什么癌, 医院很尽责的分析,但请家属不要不懂装懂,
若我要看[巨噬细胞],那么就进行第二次骨髓液的抽取检查.
看着儿童医院的美白的墙壁,我 感受到白色巨塔的可怕.
隔几天我办理出院,宁愿小孩安祥死在家里,也不要被白白搞死.

出院找台北罗斯福路上的张中医,
真不愧号称国医,总要排个1.5~2小时才能讨论病 情,
可惜讨论病情品质并不佳,每人只有约30秒.
更可惜的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给小儿补血与降温的药,去过7次没有效果就放弃了,
但真正放弃的是,我妈求他医小犬,他在众 目睽睽下,
大声吼,你说救我才救,那其它人没说我就不救吗?!
若医者无法感受病者及家属的痛与急躁,
那医术高明就只是一块 匾额而已.

期间去了不少宫宫庙庙,
当然几十万的学费是不可免的.
求的是减少小犬的病痛,
求的是家属可以 解脱.

8月中因病期急转恶化住院台大,
平时太少花时间认识大官员,
24小时内就接受震撼教育.
刚好马偕 打电话过来,
愿意提供三位主治给小犬找病因,
于是隔天接着办理出院转马偕住院.

马偕的住院环境真的无法与台大/长 庚比,
但医师与护士的爱心确实能真心感受,
接着又是抽 血,断层扫描,超音波,核子摄影...就是找不到病因,
我陪着小孩吃两次显影剂,看着他做两次断层扫描,
我在想我该放 弃医疗,还是持续让他吃这种苦.
B12微型病毒,AIDS,神经母细胞瘤...该做的都做了.
马偕医师真得很不错,没有放弃,也没有 敷衍的回答是癌症,
反而是9月底我累了,我主动跟医师谈化疗,
医师跟我提没有病因就不可能医疗,
没有癌细胞哪来的标地做化疗.
我好惭愧自己的放弃与不勇敢.

最后小孩身体开始出现数百个淋巴结结,
医师作切片检查后,内 部出现意见不同的杂音,
有医师看到癌细胞判定是癌症,
有医师看到癌细胞中夹着正常细胞,判定非癌症,
有医师认为都烧了4个 月,不可能现在才出现癌细胞.
于是在送往成大与国外医院确诊的过程中,我们回家等消息.

一切似乎回到起点,差别的是没有大医 院可以去了.
接着四处打听秘方,到处找名医求诊,求鬼神放过小孩.
家属急了,小孩秘方吃过无数.
眼见小孩的发烧周期逐步缩短为3个小时,
更接到马偕来电,确诊为淋巴癌的恶耗.

似乎一切努力都白费了,
我 好疲惫,
原来输到脱裤是这种感觉.
我跟夫人敲定,就周末回马偕谈化疗的事,
自责自己当初接受长庚化疗就好了,
何 苦让小孩多责腾这几个月.

周四晚上朋友打电话过来问小儿安好,
说她朋友有骨科问题找杨梅某中医处理,
她觉得中医可 以夸张的看骨头,或许对小犬有帮助,
她给了我该中医的地址与路径说明,
下班后跟夫人斡谈,这是最后一个机会,
若还是医不好 就回马偕化疗.

周六一早开车去杨梅,
发现地址根本没有路,只有里,
但车用GPS不能输入里,
于是全家人 就在杨梅四处乱逛,
还好朋友打电话来关心我们是否到达,
于是在远程说明下,一步步到达老师的讨论病情地点,

那是很 小的讨论病情室,很有古味.
轮到我们讨论病情时,老师直断小孩胃 经出问题,
当时夫人暗示我走人,
明明就头壳发烧,明明就身体数百个结结,
也没有拉肚子.也吃的下饭...
看 来等一下,又会开口要个几十万才开心.
想不到老师拿出两本书,翻 阅书中的内容给我们看,
果然跟小孩的病征相同,于是我们坐下来细聊,
回家去中药行抓药,居然吃六帖就不发烧了.
真.... 真的太神奇了!!

期间马偕一直打电话来请我们过去谈,
我提到小孩已经退烧了,在练习走路
医师直说有 病就是要处理,家属不要当鸵鸟.
周六到马偕回诊,医师断定中药材 含类固醇,那是骗人的小把戏,
我回他,可是当初在长庚也喝类固醇,但没效呀!
反正西医师就是不屑中医,他坚持把戏看穿后,我就会回 去,
接着每周的回诊,白血球陆续回到4千多,血红素回到13,血小板回到1万5,中性球也增多了,
他叹气,医者父母心,他不认同中 医,但他乐见小孩健康,那就恭喜我们了!

很不错的马偕医院,
出院后医师会持续与家属联系,
即使只是 门诊,也会电话追踪病情,
医疗的态度很好,一定会跟家属好好沟通手术的必要性.

更感谢杨梅的老师,
若没有老师的帮 忙,小犬没机会长大,没机会叫爸爸.
中医...我不懂,但这是我人生很好的教训与经验!
 楼主| 发表于 2010-12-23 17:2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治癌的化疗是为了赚大钱昧着良心来的! (作者:客观看两岸、创业与生活 )

引用:http://blog.udn.com/solution2win/3349913
  
朋友寄来一篇文章,名称“癌症与Vitamin B17”,看了以后令人震惊不已,原来治疗癌症的化疗是为了赚 大钱昧着良心来的。

美国的医疗技术与政策在世界上具有极大的影响力,关于美国的癌症政策是如 何形成的呢?在治疗癌症上难道我们一定要跟着美国,屏弃老祖宗五千年来的经验吗?让我们耐着性子读一下相关的内容,并做省思;

看了以 后可以轻易的了解为什么电视资深演员“文英阿姨”,还有朋友的同事在被西医发现肺癌三期和四期,都经过教学大医院的专业医生以持续不断的化疗,在短短的半 年、一年内死亡。

化疗药 品背后 的制造与政策推动者是恶名昭彰的屠杀犹太集中营毒气的制造者德国的法宾I.G. Farben公司,此公司与美国洛克菲勒的公司合作成立了一个全世界最大的制药公司,以赞助美国医师学会的名 义,将此“毒药”合法化的获得美国食物及药物管理局FDA批准,并申请专利。


。。。。。。。。。。。。。。。。。。。。。。。。。。。。。。。。

「艾德华.葛雷芬Edward Griffin写的《无癌症的世界》World without Cancer 述说美国的现代医学的转变,及医 药学界对疾病的观念:二次大战之前,全世界最大的化学及制药公司为德国的法宾I.G. Farben公司。它不仅遍及九十三国,也是后来恶名昭彰的屠杀犹太集中营毒气的制造者。在二十年代即和美国的工业垄断 者洛克菲勒的公司合作成立了一个全世界最大的制药公司。直到今天,仍在美国的科学及抗癌政策上扮演极重要的角色。

    二十世纪初期,埃布尔罕‧福来思拿Abraham Flexner在洛氏和卡内基Andrew Carnegie的避税基金赞助下,对美国的医学院改革,使得医生依赖药物来治疗疾病、从事 开发新药物的研究。    洛氏集团所赞助的美国医师学会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和美国食物及药物管理局FDA批准,将化学物称为「药」来申请专利,并提供给经由它们的组织所训练的医师 及专家使用。     

    在商业挂帅的二十世纪,另类疗法或 是无法申请专利的治疗方法,不但不为主流医界所接受,还频被迫害、抹黑 (扣以无科学证据的大帽)和隐瞒。久而久之,社会大众也接 受主流医学及其研发的新药物是抗癌唯一利器的思维。

因此上世纪的前半叶,以百万为 单位的金钱大量注入国际级的药物研究,期望找到有效的药物来对治各种不同的癌症。由于没有一种所谓的「奇迹的子弹」疗法是一蹴可成的,医学中心就不断地对 病人进行新药及放射线的实验。即使在今日,这些化疗及放射线治疗已证明是无法治愈常见的癌症,医师们还是继续使用。

    报纸常有抗癌新药成功发明,或抗 癌有重大突破等的新闻出现,但现代医学真正地治疗好癌症了吗?有些医师不禁开始怀疑化疗的毒性反而是造成癌症病人的死亡主因。
  


    戴菲力更直言,在七百亿美元的化 疗工业的今天,依靠癌症讨生活的人数比死于癌症的人还多。戴氏举出许多主流医师不断发表化疗无效的言论。比如:1992年,毒物学家山淼‧艾普斯坦Samuel Epstein医师与三位前美国联邦官员在华府共写了一份声明,经由64位在公共卫生、癌症预防及疾病预防领域属于领导地位的专家背书。指出:「我们很关切财源雄厚的国家癌症机构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美国防癌协会及二十几家完善 的癌症治疗中心等,以不断的『战胜癌症』的主张,误导及迷惑美国大众及国会。如今癌症每年夺走超过五十万人,每三位就有一位美国人得到癌症。过去十 年,500万美国人死于癌症,而越来越多的 证据显示大部分这些死亡是可以避免的……

…….. 德国临床癌症生物统计学家优瑞许‧爱博医师(Ulrich Abel)在1990年康复杂志提出《进展型上皮细 胞癌症的化学疗法》Chemotherapy of Advanced Epithelial Cancer的研究心得,他冷静而不偏颇地分析过去十年的医学报告,发现最常见的上皮细胞癌症,如肺 癌、乳癌、摄护癌、直肠癌等的化疗很少有成功的。
  


    爱博还对几百位医师做问卷调查, 发现:「许多医生个人对癌症的观点,与大众所认知的信息,有如天壤地别。」「如果他们自己得了癌症,他们不会做化疗!即使癌细胞对化疗有反应,但是肿瘤局部或完全的缩小,并不会延长病 人的存活率。有时候癌症复发反而更加肆虐,因为化疗助长抗疗癌细胞的生成。」

爱博医生 将化疗病人在存活率改善方面,依不同的癌症与未受化疗的病人做比较。统计发现:

结直肠 癌:无证据显示化疗病人存活率获改善。
胃癌:无明显证据。
胰脏癌:存活率完全无效;未接 受化疗的病人活得较久。
膀胱癌:未做临床实验。
乳癌:无直接证据显示化疗延长存 活率,化疗之使用有道德上的疑问(大多
            数乳癌患者在手术前后都给予化疗)。
卵巢癌: 无直接证据。
子宫及子宫颈癌:存活率未获改善。
头颈部 癌:存活率未得到改善,仅有零星的缩小。
  


加州大学的哈丁‧琼斯Dr. Hardin Jones分析了几十年来癌症病人的存活率统计后说:「癌症病人可能还是不要治疗的好。」像这样的癌症医师的见证,在戴氏书中〔《癌症:为什么我们还拼死命地 要知道真相》Cancer - Why we'ree still dying to know the truth;Phillip Day,Credence Publications,2000〕比比皆是。

     那么医师为什么还要对他们也束手无策的病症向病人说可以治疗呢?享有「心理学界的爱因斯坦」雅号的肯恩‧威尔博Ken Wilber)在《恩宠与勇气》Grace and Grit,张老师文化出版)中,记述他的妻子罹癌的过程。他提到一位好友罹患了末期癌症,她的医生建议接受另一种非常强烈的化疗,如果照医 生的话做,应该还可以活12个月。她提出了一个问题:「如 果我不接受化疗,还能活多久?」医生回答:「14个月。」

    肯恩的评语:「老实说,它也阻碍了病人寻求其它的治疗途径…这根本不是在治疗疾病,这是在治疗心病—某种治疗也许对疾病无效,但可以引导病人听信某个权威和接受某种医疗。」
  

  


    因为癌症病人对医院是一个利润中心(profit center),主流的癌症治疗在今日的美国根深蒂固的原因,就在于它们可以让医院赚得最多,而且保险 愿意付钱。所以现行的美国癌症医疗政策,会继续掩饰事实,除非你自己从他们的神话中醒悟。」    肿瘤医师并非企图恶意操纵病 人,也非刻意掩饰他们有限的技能,因为医疗对癌症无效,所以医师被迫扮演安慰病人的角色,虽然这类角色对医师而言是欠缺训练的。但在病人眼中,医生确实是地位崇高 的牧师。主流医师多半对另类疗法不熟悉,他们的生活非常忙碌,以至于他们得依赖医学研究或实验简报为讯息来源;而这些简报又多为反对另类疗法的组织机构(比如药厂或癌症医学中心)所准备。
  
    在 政府部门的要职官员名单中,不难发现许多与洛氏集团的挂勾痕迹。由此可知洛氏集团对美国食物及药物管理局和各级的政府部门的影响,可说是布 线完整、环环相扣、牢不可破。
  
   有些肿瘤医师会告诉病人没有证据显示化疗有效;有些为了金钱的理由而开具化疗单。因为开具化疗单比给病人抚慰还赚的多。
   洛氏集团以金钱改变了老式的医疗行为,使之现代化、组织化及商业化,成为以药物治疗为主的医药工业。使医师的生活从穷而落魄 的郎中麻雀,飞上枝头变为高所得、高教育、高社会地位的凤凰。
   这些医生在洛氏集团和卡内基的基金会出钱所建的医学中心受训,他们的药物研究也得到大量的财务赞助!
    一位法国的肿瘤专家查理‧马士(Dr. Charles Mathe)甚至说:「我如果得了癌症,我绝对不会到癌症治疗中心去,患者离这些中心越远,越有生存的机会。」     全世界每年有一百多万人死于癌 症,他们大多数曾接受过化疗,使用化疗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1985年,哈佛大学微生物教授约翰‧凯恩斯John Cairns在科学的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杂志发表评论说:「化疗能否治愈任何一种常见的癌症 还有待证实。」
 楼主| 发表于 2010-12-23 17:31 | 显示全部楼层
李丰医师(女医师)
简历:
学历:国立台湾大学医学系毕业
加拿大多伦多研究所
经历:台大医院主治医师
国立台湾大学医学院病理科 副教授


与淋巴癌和平共处,是我此生最大的挑 战,可是感恩它,让我学到很多, 也获得很多难得的经验。更重要的是让我体验到,健康必须靠自己。
负面思想 影响疗效
三十年前,当我还在加拿大的多伦多研 究所进修,正庆幸尚有一年,研究所的功课便可以结束时,竟被发现患了癌症。手术证实是癌症的第二天,我工作机构的老板来看我­。首先,说了一大篇他心里如 何难过的客套话。然后告诉我,在社会上做事,好比一个大机器中的小螺丝钉,只要中间有一个小螺丝钉停止工作,都会影响整个机器的工作­效率。接着,他指着 我说:「而你,显然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工作,所以,很抱歉,请你马上辞职。」

当我的男朋友也明显地疏远我时,我了 解到,自己竟完全被孤立起来。我不但失去工作,已被社会遗弃,也被爱自己的人遗弃,而且,还被自己的健康所遗弃。我的生存价­值,几乎完全被否定掉。因 此,我的情绪降到最低点,我想到自杀。

癌症经过手术,很多个疗程的放射性治 疗,因为疗效不佳,经过一年多,仍然时好时坏地原地打转,癌并没有完全消失。最后只剩下化学治疗一个办法。当时的化疗,以目­前的眼光看起来,是相当粗糙 的。治疗了一段时间后,血小板变得很少,不小心一碰,到处都会瘀青,如果内部大量出血,就可能致命。与主治医师商量,是否可以暂时停­止治疗,主冶医师竟 然不同意。在这种「吃药会出血致死,不吃药又会病死」的情形下,做病人的我,的确非常为难。考虑再三,决定作个反叛的病人,我自己把化学治疗­停掉了。现在回想起来,是当年的反叛救了自己。

丢掉药罐子 调养身心

直到回到国内,回到熟悉的环境,不但 重新获得旧日友情的温暖,而且,还很幸运地恢复了工作。这些转变,使我的情绪渐渐由消极转变为积极,癌虽然还在,我却渐渐学­到如何与它和平相处,它并没 有再发。可是由于身体很孱弱,治疗后的副作用层出不穷,不断住院又出院,我也变成肚量很大的药罐子。一直到十多年前,因为高烧两个星­期不退而住进了台大 医院,经过诸多检查及会诊,医师宣布我第三度得到肺结核。当时我当然很沮丧,可是也只好乖乖认命,照医师的处方服药。在服药第三天抽血检查时­,竟发现还因服抗结核药物而罹患了中毒性肝炎。于是我很自然地又反叛医命,停止服药。每天 不是睡觉,就是静坐。经过一个月,再照胸部放射线检查,发现医师说的肺­结核竟然不见了。这个发现让我了解,一个月前的肺结核应该是误诊, 因为肺结核是不可能不吃药而在一个月内痊愈的。

这个发现,让我不断深思,平白吃这么多药,却惹来一身副作用。我以后到底是会因癌症而死?还是因其它并发症而死?这次住院,让我下了决心,从此不再靠药 物,果然­从那以后,我没有再吞过任何一颗药丸,包括维他命。
信念:健康靠自己
方法:自我反省

这次住院,也让我看到了西医的极限, 我开始深思除了药物以外的方法,我也读了不少书,也去探讨甚至浅尝了不少民俗疗法,发现最根本的办法,还是靠自己,靠自己去­做观念的修正与饮食生活的调 整。经过十多年的努力,我发现我的想法是正确的,从此以后,我没有再住过院,近年来连感冒都很少了。观念的修正,其实就是自我反省。

「我好好的,为什么会得癌症?」

很多人一听到医师宣布自己得了重病 时,往往都会显现出一副无辜的模样,希望用切、割、毒、杀等外来方式去除疾病,然而,疾病真的会没来由地产生吗?世上绝对没有­这种「好好的就突然生病的 事情」。

以感冒为例,如果真要病人作自我反省 的话,通常患者都会表示,自己在感冒之前,曾经一连熬了好几个通宵:有些人会说,自己最近吹了冷风、淋了雨:有些人则说,工­作的压力很大,常常头痛又失 眠。事实上,诸如此类的现象,都是导致感冒的因素,接句话说,假使病人的敏感度及警觉性够的话,自然能够做到「防患未然」的目标。

以我的亲身经验为例,在加拿大念研究 所时,所以会得到癌症,同样是其来有自。首先,我天生怕冷,却选择到加拿大念书,基本上已经违反了健康的大原则。其次,为了­负担家计,边念书、边工作。 常常为了多省下一些钱寄回家,以致于早、午餐都只吃一个三明治夹起司,到了晚上,才煮些面条并搭配超市冷冻的青豆及便宜的鸡胗、鸭胗­。事后,我才明白, 原来自己长时间吃进许多可怕、有害健康的食物。再加上老板又是犹太人,对员工非常严苛,其身心所承受的压力自然是可想而知。在那段工作紧张、­没有朋友, 一天天重复着上班、下班及念书的日子中,健康情形自然是每下愈况。还好,后来癌症救了我。让我有足够的理由离开那样的环境,找到生路。
生病,不是细胞叛逆,是自己无知对细 胞加压。

其实,身体发生了疾病,并不是细胞叛 逆,违反了主人的命令,而是主人无知,拚命对细胞加压,却不知道早已超过细胞能够容忍的限度,于是,细胞只好应变。生病,不­过是受不了委屈的细胞在喊救 命的声音而已。如果把观念改一改,承认生病该由自己负责,对自己的行为,心生惭愧,而努力自我反省,并感恩不尽地以满心欢喜的心情去­看待自己的改变,尽 量善待自己的细胞,努力不让它们受到委屈。如有需要,再配合适当的医药治疗,那么,即使是病况已经相当严重,仍然有很大的痊愈空间。而且,不­只癌症,得 任何病即使治好了,不表示已经完全痊愈。若不善加调整观念及生活、饮食,也都可能再得病。

我 曾在显微镜下观察,一位已治疗好的鼻咽癌病人,二十六年来癌症没再发,在他去世后,其鼻咽组织仍看得到癌细胞,只是癌细胞被正常细胞包围着而已。所以,改 善体­内环境,使癌细胞没法生长,是个一辈子的功课,偷懒不得。

调整饮食习惯改善体质

调整饮食习惯是改善体质最直接而快速 的方法。一般人的营养,都是从嘴巴吃进去的。这是说,制造体内负责新陈代谢的每一个细胞的材料,都是由饮食而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可以这么说:你就 是由你吃下去的食物变成的。所以,如果饮食中充满致癌性物质,日后又怎么可能不患上癌症?食品添加物,是另外一个使食物的品质发生改­变的因素。因为食品 添加物有很多都是致癌物质,如果常吃加过工食物,到底会同时吃进多少致癌物质,还真没有办法知道。饮食的量,也会影响营养。过去,在贫穷的时­代,吃得不 够,营养不良,当然会影响体质。现在,经济情况良好,倒是吃得太多,而造成营养不平衡,也累垮消化组织,引起所谓的文明病,像高血压、心脏病、肥胖症­、 糖尿病等等,使体质受到影响。针对这些情形,要做的饮食习惯改变,原则上,是保持饮食平衡,不吃添加物,不吃腐败食物,不吃肉类,多吃蔬菜、水果。

五种癌一定要吃素 吃素身体越来越好

我自己的例子是做瑜伽做到第五年时, 只要一有任何肉类进到嘴巴,就会不自觉地吐出来,由于并没有任何宗教因素驱使我非吃素不可,因此,我知道,面对这种情形,是­肠胃要求我不要再吃这类食物 了。一直到今天,吃素十多年,看着自己的身体因为饮食习惯的改变而愈来愈好后,每当遇到胃癌、大肠癌、子宫颈癌、乳癌及前列腺癌的患­者时,我一定会力劝 这些病友要改吃素食,至于其它癌症患者则可依照「四条腿的先不要吃,两条腿的慢慢戒,最后再从没有腿的着手」的原则,逐步改掉吃肉的习惯。

至于为什么这五种癌友一定要吃素?因为子宫颈癌、乳癌及前列腺癌与荷尔蒙息息相关,而肉类不但含荷尔 蒙多,而且也易转变为荷尔蒙,增加致癌因子。其实肠胃原本只­需要谷物、蔬果,就足够达到新陈代谢的目的。一味地吃肉,只会增加肠胃的负荷,累积有害身体 的不洁物罢了。
饮食如药,须先了解病况体质,妥善配 合 全然生食 并非人人于各条件下都适合,有人问说是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吃生机饮食?吃素食可以吃葱蒜吗?
我的经验认为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完全用生食,而且,严格说来,东方人的体质大部份都不适合 全然生食(须配合熟食天然谷类等。),如果一定要吃生食的话,最好先找对­生机饮食也有体验的中医师把把脉,作整体评估,看看体质是否适合吃。至 于葱蒜的问题,以蒜来说,一个人如果身体状况良好的话,绝对不需要靠蒜来杀菌,而葱则会影­响身体荷尔蒙的分泌及情绪变化,对健康不见得有正面帮助。

吃素不要奶蛋,一样健康。又有人问说 吃素食时,需不需要喝牛奶、吃鸡蛋?我认为牛奶是养小牛的,不是养人的:至于鸡蛋原本是孵小鸡的,其实,一粒糙米就像鸡蛋一­样是完整营养,多吃糙米,与 吃鸡蛋没有两样。

或许有些人认为,不喝牛奶、不吃蛋, 无法摄取足够的钙质,事实上,钙质并不一定要从蛋类和牛奶中摄取,一切有根的蔬菜基本上都含有钙质。另一方面,有些人可能担­心钙质摄取量不够的话,容易 罹患骨质疏松症,其实,骨质疏松的问题并不像大家所想的那么严重,根据调查显示,全球骨质疏松症罹患率最高的地区是阿拉斯加,其次是­美国和欧洲,中国大 陆则很少,原因为何,因为阿拉斯加人常年吃鱼,美国和欧洲人民又经常吃肉所致,换句话说,没吃肉、牛奶和蛋类,像中国大陆人民并不会因而罹患­骨质疏松 症。

只要多运动、多吃糙米和全麦面包,自 然就可避免骨质疏松症。

运动是改变体质的根本办法

运动是改变体质最根本的办法。因为, 每个人的身体,本来就具有抵御外侵的毒物、或癌症的能力。只是,身体的内在环境和身体外的大环境,都有过多有害的因素,使身­体的这种免疫能力发生障碍, 疾病和癌症才不可避免地发生。而运动,则可使身体内在环境的细胞,藉促进血液循环,以带动氧气和营养,反过来,又使细胞增加活力。因­此,人体的免疫力, 便能增加。

病后,我开始做的运动是爬山。我说的 爬山,并不真是去做爬上高山的运动,只不过是在那些有产业道路的小山走走而已。那时,凭良心说,我并不喜欢爬山。我参加爬山­,可以说是被我丈夫强迫 的。(注:大众感恩这慈悲的眷属长年照顾她,于此致敬致谢!)每个星期日,他早就把背包、干粮、水壶准备好了,然后把我拉起来上路。这是­因为我的身体太 过虚弱的缘故,爬那样的山,对我仍然是件苦事。他说我那段时期的山,是出太阳怕走、下雨怕走,吹风怕走。其实,之所以会出太阳怕走,是因为经过治­疗以 后,我的体质很差,晒了太阳,皮肤就会发痒。之所以会下雨怕走,是因为我怕感冒。经过治疗,我的身体很差,简直不能同别人比。普通的天气,别人不容易感 冒,­偏偏我却会感冒。之所以会吹风怕走,也是有原因。治疗以后,我的血液循环很差,手脚常都冰冷。爬山时,别人是一爬就出汗,我却要爬了半天,身体才会 热,如果有风­,则会反而越走越冷,很受不了。尽管这样,我的爬山时走时停,但时间累积下来,我还是尝到了它给我的好处,我的健康竟然缓缓地在进步。现 在,痒的问题,已经不知­不觉地消失,风雨对我来说,也不是阻力。经过不断磨练,而今,我的爬山和走路的本领,却已越来越有进步。过去,走短短的路,便要 流?
你的细胞看起来很累,赶快去爬山补充 氧气,癌细胞会回归正常。

在实验室养癌细胞,如果加氧,癌细胞就养不好,如果加二氧化碳,癌细胞就养得很好。这表 示,我们自己把体内环境弄到缺氧,细胞才无可奈何变成癌细胞来适应环境,­如果把环境里的缺氧因素删掉,补充氧份,其实癌细胞是会回归正常的。

三十年来,我看过无数病人,那些肯听 我话而去爬山,甚至天天爬山的人,身体的改善都很明显。现在,每当我透过显微镜看到病人或友人的细胞显出缺氧的状况时,我都­会提醒对方:「你的细胞缺 氧,看起来很累,赶快去爬山。」除了爬山、走路、慢跑以外,我也曾经花不少的时间,在做瑜伽、气功和静坐的锻炼。那些锻炼,开始时,什­么成绩都看不到, 可是久了以后,身体还是在改善。不过,一般瑜伽老师不是要求学生「再弯一点,再弯一点」,就是以极快的速度教学。
事实上,瑜伽要做得好,慢及足够的热 身运动是不可少的两大要件。就像我自己就曾经花了一个小时学「摊尸式」:花两年的时间学热身运动,结果,身体不但愈来愈健康­,感觉也较以往灵敏许多。

每天运动四小时,换取生活品质

自创礼佛瑜伽,修心又健身

几乎每个人都知道运动对健康的重要 性,但是,真正能够身体力行的人却不多。我自己自从开始做瑜伽、爬山、静坐后,每天维持四小时的运动量。四小时!对许多人来说­,或许觉得不可思议,但 是,如果每天运动四小时,可以使剩下的二十小时比较舒服:如果成天不运动,二十四小时都不舒服,你选择那一边?

〈注〉:李丰医师每天只睡六个小时, 清晨三、四点就起床,空腹练二个多小时的瑜伽,再打坐一个多小时。她常说,每天花四个小时做运动,可以换来其它廿小时的全身­舒畅,这种投资太值得了:近 几年,她还自创一套礼佛瑜伽,在跪地膜拜时融入瑜伽之动作,既可修心又能健身。
笑、不生气、正面看、放松四招

多活三十年 除了生理因素之外,要克服病魔,还必须从心理层面下手,像笑、不生气及以正面态度看待一切事情,还有学习放松,即是我这么多年来能够降服疾病的一大原因。

学习笑是一项很特别的功课。因为我知 道,笑的时候,尤其是大笑的时候,身体内的细胞是放松的。细胞只有在完全放松的时候,才能圆圆润润,充满活力,足以应付外侮­。

刚开始学笑,其实不是真心想笑,而是 勉强去把嘴巴拉成笑的样子,可是久而久之,心里自然会加以配合,真的变得成天都开开心心的样子。得到癌症以后,学笑便成为我­的生活课题之一。

有一次,一位病人眉头深锁地来找我, 我看到她郁郁寡欢的样子,便问陪同母亲前来的小女孩,「妳妈妈怕不怕痒?」小女孩说「怕痒。」于是,我悄悄地告诉女孩,「以­后妈妈躺在床上的时候,妳就搔她痒。」结果,这位母亲在每天大笑一回的情形下, 慢慢地纡解了深锁的眉头。

生气是别人做错事,我惩罚自己

学习不生气是一项比较困难的功课。因 为我为人耿直、又爱打抱不平,一看到不合理或不公平的事,拔刀相助的精神便来了。自从我了解「生气的定义是别人做错事,我惩­罚我自己。」以后,我便开始 努力去实践,不过,积习难改,我的这个过程还是经过了四、五年,才看到一点点成绩。刚开始,别人挑衅我,我还是会马上反应,接着便后­悔:然后,我会看到 别人在挑衅,我会看到自己快要动气,于是,马上逃到看不到挑衅的地方,再慢慢调整自己的情绪:然后,我渐渐不需要逃离现场也能压住脾气,可是­还需要在心 里说:「你好可怜。」来平衡自己的情绪:现在,我什么都看到,却可以一直保持笑容。

恭喜病人得癌症

持正面的态度对疾病的疗效有极大的影 响。
像我得癌前期,由于挫折连连,对人 生、前途无信心,疗效不彰。但得癌后期,由于对人生、前途恢复信心,虽然没有治疗,身体却反而慢慢好起来。
因此,自从我的健康进步了以后,除了 我的专业,我最乐意做的一件事,便是为癌症病人打臐C每当一个垂头丧气,以为末日将至的癌症病人,被介绍来看我以后,往往经­过一番疑问的解释,尤其是当 他看到我这个活生生的例子,朝气蓬勃地站在他的面前,他的信心便很容易地能建立起来。于是,这个垂着头,苦着脸进来的病人,结果,却­能昂起头,脸上充满 笑意地踏出我的办公室。我做的事,并不是显露奇迹。只是,我让那些癌症病人看到「希望」,让他们的情绪,能很快从消极变为积极。

甚至有癌症患者来找我时,我会说「恭 喜你得癌症」,对方一听,自然会觉得莫名其妙,我解释,「假如你不得癌症,怎么会改变饮食习惯?怎么会开始运动?又怎么会学­笑呢?再说,从今天开始,你 的生活会一天天地变好、一天天地有品质,这样一来,怎么会不值得恭喜?」于是,对方一听,果然对自己罹病的情形释怀了许多。待患者情­绪比较平稳地,要离 开时,我又会说,「再恭喜你一次。」对方一听,又是一头雾水,「既然之前已经恭喜了,有什么事还值得再恭喜一次?」这时,我会不疾不徐地回答­,「我把三 十年来对抗癌症的养生经验一下子交给你,这难道不是一件值得恭喜的事?」就这样,对方带着饱满、知足的感觉离开。

善用「多赚30年的法宝」

如果凡事从正面思考,事事会变得非常 美好:反之,凡事都从负面思考,事事都变得相当糟糕。就像我先生为了我好,毅然决然地把家里的电话线拔掉,以免我下了班后,­还要接听一大堆电话,虽然这 似乎对我有些不方便,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能够安安静静地利用下班时间做瑜伽、运动,对身体不是反而有很大的帮助吗?再说,真有­什么重要的事,隔天 打到办公室就可以了,何须罣碍在心?放松看起来很容易,其实却是最困难的,因为放松要从心做起。心真的放松,身体的细胞才能放松。而心要放松­,必须放下 很多现世间的价值观,包括名、利、情....等。我的方法是从清抽屉开始,久已不用的东西,马上送走、放开,衣服物品也是,甚至延伸至人际关系,于是­人 变得活得很简单、很朴素,人就轻松了。当年,医生宣判我只有六个月的生命,如今,我认为自己「多赚了三十多年」。为何如此?笑、不生气及正面看事情、学放 松应­该是重要的法宝!
改得越多好得越快

这些年来,我不但看了不少癌症病人, 更与其中一部份病人变成朋友,共同奋斗,分享彼此的经验,互相鼓励,努力活下去。我们发觉,活得超长及活得越有声有色的人,­往往都是勇于自省,及坚持修 正自己的生活方式的人。「改得越多,改得越彻底,好得越快。」已经成了我们的原则。
营养是细胞藉以维生的资粮,如果天天 吃下充满抗生素及贺尔蒙的家畜肉类,细胞想不生病也不成。充满农药及加工化学物质的食物,也会使细胞中毒。只有回归自然,才­能使细胞恢复生机。
运动的好处是使身体的循环顺畅,把养 分及氧气带到该去的地方,对生病的细胞,尤为重要。如果选择一、两种自己喜爱或适合的运动,持之以恒地做下去,总有一天,成­绩会自然显露出来。心理的调 适,极为重要。要知道,自己身体里的细胞,到底是听自己的还是听别人的呢?当然是听自己的。那么,自己对细胞下达的命令,便不应下那­些不利于细胞的命 令,例如生气、烦恼、消极....,细胞无外顾之忧,才较容易应付内患,对癌的免疫能力,才容易增加,才是根本解决癌症的办法。自我反省乃至身­体力行, 只要坚持,这些事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困难,而且,如果继续坚持下去,所有疾病,甚至癌症,都会自动让步,让健康的细胞抬头。
发表于 2010-12-29 14:01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好的分享,感谢。最近一年多,身边很多同学朋友的父母得癌症,听医院的朋友也在说,现在肿瘤和癌症的发生率非常高。在我们普通人听起来,癌是很可怕的东西。谢谢您的分享,知道癌并非那样可怕,关键是人的心态和正确的治疗方式——说起来,罗京的癌症若不是反复化疗而是采用中医疗法,会否另一种结果?感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三七养生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三七养生  

GMT+8, 2022-6-27 08:08 , Processed in 0.10756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