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养生

 找回密码
 加入三七养生
查看: 62821|回复: 112

(三七医论)现代医学批判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1-31 12: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三七医论)现代医学批判集

先生的分析一针见血,请问是否可以转贴进行宣传?
 楼主| 发表于 2007-1-30 22:57 | 显示全部楼层

(三七医论)现代医学批判集

理论的霸权主义与中西医争论的焦点


      任何学科的理论都有自己的观察角度和阐述方法,只有通过实践才能检验其理论是否正确。如果有人依靠自身的某种权威一定要求物理学放弃自身原有的基本概念,改用阴阳五行学说重新阐释自己的理论,一定会遭到所有明智者的反对,除了那些趋炎附势者。很显然,强迫别人一定遵循自己的观察角度与阐述方法来解释别人的理论,是一种理论的霸权主义。
  其实道理非常简单,就像说话,你如果想了解人家说的是什么,你只有学会人家的语言,而不能怪别人不会用你的语言说话。就像过去中国人通常把外国话叫鸟语一样,其实人家说的也是人话,只不过你听不懂而已,人家的语言同样可以表达交流,你不能因为自己听不懂就责怪人家不用你的语言说话。这种歧视异己的行为是很荒谬的,也是很狭隘愚蠢的。如果你真的想听明白人家说的是什么,你只有谦卑地学会人家的语言,而不能强迫人家一定要学会你的语言,或者按照你能理解的方式改造自己的语言。当然,也没有人一定强迫你一定学会别人的语言,想不想学是你自己的事,这是你的自由。只要能够应用于表达交流,语言的作用已经达到了,如果一种语言能用简单的内容传达更多更准确的信息,那么这种语言一定是更有效率的。这种实用性应该是区别语言好坏的标准,而不能仅以使用者的多少作为判断的依据。
  强迫中医一定要用现代科学的语言阐述自己的理论,这种态度本身就是不科学的,因为中医观察现象的角度及思维方式与西方现代科学是完全不同的。但中医同样能够用事实的疗效来验证自己理论的正确。西医不肯下问于中医是他的自由,但他也同样没有权力要求中医一定用西医的理论阐述治病的原理。试想,如果是中医一定要求西医用阴阳五行的理论解释西医的治病原理,西医能接受吗?那么,为什么西医就有特权来这样要求中医呢?
  这是一个治学态度的问题,僵化地执着于一种理论,不顾事实真相,顽固地树立自己的权威,执迷不悟,故步自封,本着这种态度无论从事什么样的研究都是要走入死胡同的,治不好病也就不足为奇了。
  其实阴阳五行学说并不比那些肉眼看不到的分子原子距离普通人更遥远。只不过近百年来,现代科学借助一种外在的推广力量建立了自己特殊的权威而已,人们对那种同样看不见摸不着的科学理论的崇拜其实是一种不自觉的趋炎附势行为,这是普通人对客观真理缺乏独立思考的自觉性造成的。用康德的话说,是一种不经过他人引导,就对运用自己的理智无能为力的蒙昧状态。
  这个时候就更需要一切有识之士联合起来,廓清这种蒙昧的混沌状态,以客观事实为依据,以事实疗效来阐述中医治病的原理,以实际应用来推广中华传统文化。
 楼主| 发表于 2007-1-30 22: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三七医论)现代医学批判集

自然与科学,中西医碰撞的焦点

      无疑,现代医学是以科学自居的。伽利略说,科学是测量。西医对于病人首先要检查化验各种生化指标,从这点看来,西医的方法是符合科学的定义的。
  中医则明显不同,中医似乎更重视患者的具体症状。从表面上看,西医的方法似乎是很客观的,而中医的方法则似乎有些主观。毕竟各种指标是在仪器下看得见的,人们都相信这一点,而病人的主观症状除了病人之外别人无法感觉得到。
  但仔细想想似乎有些不对,疾病毕竟首先是患者自己的事,除了极特殊的情况患者通常不会装病,如果患者自身感受到的非常的痛苦,如剧烈的疼痛,还不能算是疾病的话,那么在科学的眼里究竟什么才算是病呢?
  实际上西医是经验医学,其理论对疾病的描述是本末倒置的,西医能够很细致地描述疾病的结果,却无法清楚地说明致病的原因。至于那些还没有发生器质性变化的疾病西医更是无法诊断,这都是人所共知的事实,任何一面之词都不能抹煞的。
  人是自然的产物,只有自然疗法才是能够被人类身体接受能够真正彻底解决人类疾病的治疗方法。中医正是这种应用自然方法的医学,客观有效的治疗结果证实了中医基础理论的正确。中医的长处在于认识论与方法论的客观有效,符合自然规律。在合成技术日新月异的今天,人们那么热衷提倡绿色食品说明了什么?纯棉衣料的再度兴起说明了什么?自然的才是健康的,如是而已。
  人类至今还吃着大自然赐予的粮食,并没有改吃化学合成的食物,而且在今天人们颇有些谈化学食品而色变的趋势,为什么对药物就没有这种普遍自觉的觉醒呢?其实药物的危害与食品比起来,简直是百千万亿不可计倍的。
  虽然科学在不断发展,但自然界还是自然界,一切自然的产物都还在以自己的本来面目存在着,虽然遭到了科学的破坏,但还是以自己的方式顽强地存在着。人是自然的产物,而非化学合成的产物,化学的方法对自然物的干预是以破坏自然的方式进行的,对人也一样。
  如今,西药对人体机能的破坏作用越来越明显地表现出来,不断有药物被证实是导致很多绝症的罪魁祸首,但在没有被证实致命副作用之前,那些药物还是西医临床方面的主力。不难推测,在今天仍在全面应用的药物中,在不久的将来必然又要有不知多少种因为被发现致命的副作用而被禁用,这几乎已经成了客观的规律,所有西药似乎概莫能外。这不得不让人追问到这种制药方法是否有问题。
  直到今天,西医还不断发现他们制作的很多药物对人体的伤害是致命的,很多血液病患者就是这种无辜的受害者。这是不是说明了西药从一开始产生就走进了危险的误区?
  几千年过去了,人类的食物种类虽然有些变化,但还是用嘴吃饭,消化排泄方法也没有随着化学的产生发生本质的改变,只是人类的疾病种类增加了化学破坏的原因。单单从人类的身体看,化学究竟给人带来了更多的福利还是灾难?
  当然,西医在人体解剖学上有着细微的观察,这方面是值得称道的,但对不具解剖学意义的气脉运行机制还缺乏认识,这一点也不能忽视。客观地说,西医对一些必须外科手术解决的问题还是有些长处的,但对内科疾病由于在病因认识论方面存在根本缺陷,所以在实践上还很盲目。
  由于西医不能从根本上认识导致人体生病的原因(西医大多时候是只看到病的结果而非原因),从某种意义上说,西医还不能算作一门真正意义上的医学,最多只能算作是杂合解剖学、化学、生物学、细菌学等等的综合学科。只有接受对生命科学有着完整真实认识的中医理论的指导,西医的实践才会有相对明确的方向,才能获得真正的医学的意义。
  中医最重者理法,然后才是方药。现代医学的理论无法理解中医理论的现实意义,只看到了中医方药的有效性,所以试图用他们的理论重新解释中药治病的原理,但事实早已作出了回答,这条路是行不通的。就如一定要用细胞学的理论去指导一个木匠的技能一样,是完全风马牛不相及的事。一定如此,只能最后让木匠无所适从,连自己原先的手艺都丢掉。
  说到不为大众理解,其实现代科学的复杂程度比阴阳五行的学说更不容易理解。对大众而言,无论你怎么解释,都将是如隔山对话。大众之所以更趋向于首先相信西医,绝非大众对西医的理论更能了解,相反,倒是因为缺乏必要的了解,才会对西医形成盲目迷信。大众的取舍其实是一种趋炎附势行为,也即谁得势听谁的,而不是因为哪个更容易理解。对于一个缺乏理论训练的普通人,任何医学都是难以理解的,就像中医往往被理解成清热,西医往往被理解为消炎一样。
  所以对于大众并不存在说服的问题,倒是对政策的决策者以及有关舆论的操纵者需要做说服的工作。西医的得势,是与现代科学的影响分不开的,但这种影响并没有为大众就医提供正确的指导,电脑或者核磁共振与治疗某种病并无直接的因果关系,但很多人会在下意识中将两种不相干的事理作超越逻辑的对接。治病的方法其实并不在复杂的技术之中,就像吃饭一样,人用不着将咽喉首先换成最先进的电子产品,嘴也用不着换成橡胶合成或是金属玻璃钢制品,人类无论如何进化,有些自然属性都是无法彻底退化掉。只要人的自然属性还在,人的生存与健康就离不开自然的因素,如空气、水、阳光、粮食、药。中药是自然的产物,所以在原理上能治疗作为同是自然产物的人的疾病。就像人要吃土生土长的粮食而不食用化学合成的食物一样。
  中医理论就像人饿了要吃饭消化之后要排泄一样,简单明了,万古常新,并不会因为人类的一些发明创造而改变。所以也没有必要一定要用新发现的理论解释传统的方法,就如吃饭一样,自古以来就是这样吃,用不着不断推陈出新改变吃法,只要能够解饥,吃饭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同理,只要能治病,不管现代科学的理论能不能解释都说明这种方法是实用的,也没有必要一定要用现代科学解释治病的原理。其实能治病首先就说明了方法的正确,现代科学不能解释只能说是现代科学的理论还有局限,还需要不断完善,不能用局限的理论来否定实用有效的方法。其实中医的理法方药是一个完整的医疗体系,几千年来的医疗实践证实了中医理论的正确,为什么不能从中医自身的理论解释中医实践的疗效呢?其实现代科学的某些理论是把问题复杂化了,在解决问题时自设障碍,反而在没有必要的细节中失去了要领,茫然无归。所以在现代科学指导下的西医理论与实践除了在与解剖学密切相连的外科手术中不断进步之外,对于内科疾病,尤其是尚未成形的内科疾病,至今仍缺乏适当的诊断方法,更不用说有效治疗了。
   其实各自在各自的理论中研究问题,本不会发生冲突,只要在平等的条件下面对患者,两种理论认识与医疗水平孰高孰下,疗效会帮助人们做出判断。但不可否认的是,目前中医由于种种的原因受到了各个方面的不公正待遇,使自身的优势无法正常发挥。同时一些不法之徒冒充中医打入中医内部钻法律的空子招摇撞骗,严重损害了中医的声誉,致使不辨是非的群众因为假冒伪劣的欺骗而迁怒于真正的中医。其实道理是显然的,不能因为假酒的存在就要砸茅台酒的招牌,但往往很多人就是不能分清对象盲目行事。
  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到底什么人能代表真正的中医水平?中医的个体差异太大了,自古就有上工中工下工庸工之分,这是一个不能回避的现实问题。难道可以因为庸工的众多而否认上工的存在吗?能够以庸工的普遍水平来代表中医的水平吗?就像体育比赛一样,难道会让老弱伤残人员代表国家参赛而不选拔出最优秀的运动员吗?
  如何提高中医从业者的整体水平,如何正确运用中医理论治疗疾病,这才是中医自身生存与发展的首要问题,而不应是更多的关注如何与现代科学理论对接,甚至不惜削足适履地否定传统理论的有效性,邯郸学步地以适应目前科学水平的认识能力与理解能力。
 楼主| 发表于 2007-1-30 22: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三七医论)现代医学批判集

中医,理解与表达如何对接?<BR><BR>??中医最重者理法,然后才是方药。现代医学的理论无法理解中医理论的现实意义,只看到了中医方药的有效性,所以试图用他们的理论重新解释中药治病的原理,但事实早已作出了回答,这条路是行不通的。就如一定要用细胞学的理论去指导一个木匠的技能一样,是完全风马牛不相及的事。一定如此,只能最后让木匠无所适从,连自己原先的手艺都丢掉。<BR>  说到不为大众理解,其实现代科学的复杂程度比阴阳五行的学说更不容易理解。对大众而言,无论你怎么解释,都将是如隔山对话。大众之所以更趋向于首先相信西医,绝非大众对西医的理论更能了解,相反,倒是因为缺乏必要的了解,才会对西医形成盲目迷信。大众的取舍其实是一种趋炎附势行为,也即谁得势听谁的,而不是因为哪个更容易理解。对于一个缺乏理论训练的普通人,任何医学都是难以理解的,就像中医往往被理解成清热,西医往往被理解为消炎一样。<BR>  所以对于大众并不存在说服的问题,倒是对政策的决策者以及有关舆论的操纵者需要做说服的工作。西医的得势,是与现代科学的影响分不开的,但这种影响并没有为大众就医提供正确的指导,电脑或者核磁共振与治疗某种病并无直接的因果关系,但很多人会在下意识中将两种不相干的事理作超越逻辑的对接。治病的方法其实并不在复杂的技术之中,就像吃饭一样,人用不着将咽喉首先换成最先进的电子产品,嘴也用不着换成橡胶合成或是金属玻璃钢制品,人类无论如何进化,有些自然属性都是无法彻底退化掉。只要人的自然属性还在,人的生存与健康就离不开自然的因素,如空气、水、阳光、粮食、药。中药是自然的产物,所以在原理上能治疗作为同是自然产物的人的疾病。就像人要吃土生土长的粮食而不食用化学合成的食物一样。<BR>  一位中医人士反思说:“阐述与解释中医,使其普及于大众,是习中医者之责任,即使自己明白了其中意义,但不能要求所有人都用你的方法去了解它,用各种不同方法来表达中医的精髓是必要的。”这句话实在令人费解,如果不用中医自己的理论阐述,中医的精髓将如何表达?就像书法医术一样,如果一定要放弃汉字书写的基本点画,单纯以平面构成立论来解释书法美学的真谛,还会是真正意义上的书法吗?不用其本来的方法去了解一种理论或是技术,是不是意味着在作与这种理论或技术的自我表达毫不相干的曲解?<BR>  对于普通人,接受一件事物不一定要理解,就像电视手机计算机的基本原理一样,使用者不一定都能够了解,但不了解并不妨碍他们运用。其实对大多数人来说,大多数东西都是日用不知的。难道坐飞机的人一定要对飞机发动机的原理非常了解才能乘坐飞机吗?吃饭一定要知道食物如何分解才能动口吗?对于一个没受过教育的人,只要能用,他们一般是不要求一定理解的,因为他们至少还了解一点自己的知识水平与理解力,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没有成为病人的资格。<BR>  所以,并非中医自身没有争取别人的理解,实际上是人们对中医缺乏理解的兴趣与诚意,就如同我无法责怪一个外国人不用我所了解的语言说话一样,我没有理由也没有权力一定要人家学会我的语言,想了解人家的意思,只好学习人家的语言,即使这种语言十分难解,也不能因此将责任推到对方的身上。何况医学的原理远非两种语言之间的转换那么可以一一对应。对于真正想了解中医的人,汗牛充栋的中医经论的表达其实已经是非常充分的了。
 楼主| 发表于 2007-1-30 22:59 | 显示全部楼层

(三七医论)现代医学批判集

医学统计学的意义及其后果<BR><BR>&nbsp;&nbsp;&nbsp;&nbsp;像其他手段一样,统计学肯定也不是现代医学的发明,但确实对现代医学有很重要的作用,这点首先得承认。<BR>&nbsp;&nbsp;&nbsp;&nbsp;统计学是一种数学方法,说白了也就是计算结果。有些事情不经过统计是无法知道结果的,比如地球人口的总数,不一个一个数就无法确知地球到底有多少人。因为人太多,而且影响统计准确率的客观因素也太多,并且还要考虑时间的因素,所以制定一个合理的统计方法是很必要的。其他方面大到全民生产总值,小到个人年均总收入,都要经过统计才能知道结果。就连做小买卖如果不经常计算一下本钱利润以及货物的多少,都很难做的明白。可见统计无论对国家、集体还是个人,都应该算是一件很重要的事。<BR>&nbsp;&nbsp;&nbsp;&nbsp;统计学有个前提,就是在实施统计之前它的统计对象一定是一个未知数,如果结果已知,统计过程也就失去了实际意义。谁会对着早已知道准确数目的一叠钞票没完没了的数个不停呢,除非守财奴或是强迫症患者,但这种数个不停其实已经不是统计学意义上的统计了,而是一种贪婪或是病态的表现了。统计学还必定有个明确的目的,即统计的过程是想知道一个未知的结果。比如想调查一个公共厕所的平均客流量,就必须在一定时间内准确计算出入厕所的人数,然后再除以一个单位时间,就会得出在单位时间内出入公厕的平均人数。<BR>&nbsp;&nbsp;&nbsp;&nbsp;现代医学引入统计学当然也有明确的目的,比如一种新研制出来的药物正式准备应用于临床,对于现代医学来说,有效率以及一些服药之后的副作用都是一个未知数,这些是都需要做临床统计工作的。<BR>&nbsp;&nbsp;&nbsp;&nbsp;事实上,临床应用不过是药物实验的最后阶段而已,只不过实验的对象和等级发生了变化:小白鼠变成了人。当然,我们并不想指责现代医学这种做法是侵犯人权。因为药物的最终作用对现代医学来说是个未知数,如果不直接验证于临床,这个未知数将永远无法了解。现代医学之所以这么做也是为了治愈疾病,我们没有理由怀疑现代医学的良好愿望。但这时候现代医学需要患者在面对一个实际上是未知数的药物时有一个不求甚解的态度,不然实验就无法正常进行,因为事实上几乎很少有患者愿意成为这种实验品,除了那些为了他人的幸福不惜舍生取义的高尚的人。<BR>&nbsp;&nbsp;&nbsp;&nbsp;所以,最好的结果就是,患者相信所用的就是治疗自己疾病的药,不要有任何怀疑,这样实验就可以顺利进行下去了。与此同时进行的是医学统计,分组进行,两组对比,观察用安慰剂(就是假装用药,用一种不是药物的东西欺骗患者)与用药的结果有什么不同,有效率是多少。据此才能判断药物对某种疾病是否有效,有效率是多少。当然,这种统计还是需要有一个前提,确实不知道这种药物会对患者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包括副作用。同时还有个更大的前提:病对现代医学来说也是一个未知数。不然,这种统计就失去意义了。<BR>&nbsp;&nbsp;&nbsp;&nbsp;在统计过程中有个无法回避的前提,那就是个案的问题:个案在统计学中没有意义。对统计学来说这确实是顺理成章的,因为统计是一个计算和比较的过程 ,至少需要两个对象才能形成对比,人数越多对比的结果就越精确,误差也越小。对于一种未知的药物,不能只从一个病人身上观察疗效,因为现代医学还了解到人体有一个自愈机制,现代医学无法判断,是药物还是自愈机制对患者起了作用。实质上这是现代医学的性质及其药物的性质决定的,现代医学的实质是在不断地用患者做医学实验,在这场实验中无数的患者充当了实验品。从现代医学动辄宣布绝症的结果其实可以读出另外的含义:无数患者成了这场实验的牺牲品。绝症的意义实际上是:实验尚未成功,患者还需努力。<BR>&nbsp;&nbsp;&nbsp;&nbsp;现代医学为什么要引入统计学上面论述的已经很清楚了,主要是为了两个未知数,一个是药物,一个是疾病,以及随之而来的药物对疾病的作用。因为未知,所以要统计,这种求知的精神值得肯定。但同时不得不指出的是,如果是出于无知(不只是未知)而不得不采用这种方法,就不得不对其实际意义产生疑问了。<BR>&nbsp;&nbsp;&nbsp;&nbsp;前面已经说过,统计是对于求知未知数不得不采用的方法,如果是一个已知数,统计就失去了意义。比如,用锤子砸玻璃玻璃会碎,并不用把所有的玻璃都砸碎,才能得出锤子能砸碎玻璃的结论。又比如,用枪能打死人,也不用打死所有的人才能证明这个结果。很显然,有些结果是经验可以证明的,统计实际上也不过是一种经验的重复而已。如果一切事实都需要用统计来证明,那么人类就连自身的存在也无法证明了。<BR>&nbsp;&nbsp;&nbsp;&nbsp;话题再回到医学上,现代医学的统计学实质是在积累一种经验,因为不能像锤子砸碎玻璃那样百发百中,所以需要计算一下命中率,实际上现代医学的治疗更像一次射击演习,现代医学在很大程度上像个拙劣的射手,对于大多数疾病命中率极低。回到锤子砸玻璃的比喻上就是,虽然现代医学这把锤子砸到了玻璃上,玻璃却一次都没碎,因为这是一把纸做的锤子。如果用这把锤子就是砸上千次,玻璃也照样不会碎。当然换成铁锤就不同了,但这不是现代医学的工具。<BR>&nbsp;&nbsp;&nbsp;&nbsp;前面说到了经验的重要性,中医是一贯被现代医学看作经验医学的,既然被称作经验(包括理论在内)医学,是否就意味着在中医的经验范围内,中医理论经得起验证?理论暂且不妨理解为理论方法,既然这种理论方法在治疗疾病的过程中可以不断被重复验证,是否意味着中医这把铁锤已经超越了统计的意义。因为未知才是统计的前提,对已知的事物统计学是没有意义的。而对中医来说的问题则是,如何更好地运用铁锤,而非统计铁锤的有效率了。<BR>&nbsp;&nbsp;&nbsp;&nbsp;为什么不统计烈火对人的伤害率,因为没有意义。为什么不统计粮食对人的重要性,因为没有意义。为什么不统计爆炸对人的危害,因为没有意义。因为这些都是人类的经验。<BR>&nbsp;&nbsp;&nbsp;为什么中医不统计中药对疾病的有效率,同样因为没有意义。为什么?因为中药的有效率是建立在正确使用的前提下的,就像统计物质对人饥饿的有效率一样,粮食是百分之百,而石头是零。而如果用来修马路,则一定是另外的情况。<BR>&nbsp;&nbsp;&nbsp;&nbsp;反过头来再问一个前面的问题,现代医学为什么需要统计?答:因为现代医学的无知。无知的医学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答:把患者当成实验品。<BR>&nbsp;&nbsp;&nbsp;&nbsp;于是这样的现实就成为不可避免:大多数患者成了现代医学的牺牲品。
 楼主| 发表于 2007-1-30 23: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三七医论)现代医学批判集

中西医的区别&nbsp;&nbsp;<BR><BR>&nbsp;&nbsp;&nbsp;&nbsp;历史地看,中西医的产生与发展过程有着本质的不同,这种差异导致了这两种医学的认识论与方法论的根本性区别。<BR>&nbsp;&nbsp;&nbsp;&nbsp;中医理论是从人对自身乃至宇宙万物的生命及其能量流动的深刻体验出发的,中医治病的原理就是调整人身的能量动态使之归于平衡的常态,中医的一切理论都是围绕这种能量状态的消长变化展开的,理法方药莫不如此。如果偏离了这种观察思考的角度,处方用药必将变得毫无方向。所以中医学是以理论为第一要义的,经验只是在理论指导下的实践的积累。离开了中医的基本理论,即使用中药治病,也只能是简单的经验医学,不能归入中医纯粹的辨证施治体系了。<BR>&nbsp;&nbsp;&nbsp;&nbsp;西医是随着解剖学与化学的发展产生并发展起来的,由于起点远离了直接的生命体验,导致了其认识论与方法论的机械主义倾向。一般来说,西医是把人体当作一部机器对待的,西医的治疗方法除了作用于诸大系统的内科化学疗法外,外科的方法更像是木匠或裁缝工作。这样就忽略了作为一个生命体的个人的生命力的能量存在状态,及其作用于人的直接或即发性病理状态。由于其认识论与方法论的局限,导致了西医治疗学体系的重大缺陷——无法正确诊断能量状态的非常态客观存在。常见的现实如:病人能够很明显地感觉得到自身的某种不适症状,但经过西医病理检查,却被告知没有病,于是,对于病人来说很现实的客观症状就被歪曲成了一种主观错觉。还有诸如手术后病人已经死亡,却得出了手术非常成功的荒谬结论,等等。<BR>&nbsp;&nbsp;&nbsp;&nbsp;这些现象从本质上来说都是由于其认识论与方法论的先天缺陷造成的,中医的认识论与方法论的客观实在性与可验证性,证实了中医理论针对疾病治疗的正确性的同时,也从客观上弥补了西医方法论上的这种先天不足。可惜绝大多数自以为很了解西医很相信科学的明白人并不能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他们熟视无睹或有意回避其局限性,科学在他们的头脑中已经图腾为一种拜物教似的迷信。<BR>&nbsp;&nbsp;<BR>  中医治病是以十全(100%)为最终目的的,但由于客观因素的局限,能够达到十全的上工寥寥无几。西医是以十全六七(60%-70%)为目的的,只要整体上达到这样的有效率就算成功。<BR>  中医自古就是以个体行医的,治疗对象也是个体,不会等到凑全人数才开始治疗。西医是以群体行医,治疗是分组进行的,实际上同时是在拿患者作实验。中医的标准是上工,真正达标的医生很少。西医是以下工为标准,只要能够与整体相应就算合格。<BR>  中医是在进行治疗,西医是在进行实验。因为大多数中医不能真正代表中医,所以中西医之间其实一直没有机会进行真正的整体比较。个案相比,西医明显不敌,治疗结果相差悬殊。整体对比,中医又似乎处于劣势,统计结果无法验证。<BR>  从经营上看,中医是个体经营,西医是集体经营。中医是小农生产方式,西医是工业生产方式。两者的结果表现在规模与效果上(如所造成的污染)存在差异,两种结果的区别在于,前种方式更能够对作为个体的患者有利,后种方式更能够对作为集体的医生有利。所以,从治疗的效果看,中医是胜利者,而从经营的结果上看,西医是胜利者。其区别的本质表现在目的性上是,一个是以服务为根本目的,一个是以盈利为根本目的。一个是福利性质的,一个是商业性质的(至少目前在国内是这样表现的)。<BR>  但这些其实还不是最根本的区别,二者最根本的区别在于,真正能代表两种医学的治疗结果(权威的水平)的疗效的性质,即标本的差别,也即预后的情况。是真正的治愈了,还是只是掩盖一时,比如激素的短期效果与后期副作用。这种区别才是两种医学理论所指导下的医学实践的本质区别,而不是人为造成的错误之间的区别。<BR>  注:所谓权威的水平,指的是医术,而非资格或资历。当然,作为整体运作的西医之间的个体差异是不大的,就像机器的零部件一样,只存在合格与不合格的差别,是不太分别精品和次品的。
 楼主| 发表于 2007-1-30 23: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三七医论)现代医学批判集

东西方逻辑的差异&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BR><BR>&nbsp;&nbsp;&nbsp; “援物比类,取象比类”实际上就是西方的逻辑学所讲的归纳法,只是西方的逻辑偏重于数理,而对象和数之间的关系则有所缺略,归纳和演绎都不很充分。象与数之间所构成的逻辑表达与意义系统则属于演绎法的范畴,这是建立中国传统科学的基础,也是中国科学与西方科学的区别所在。而运用这个象数系统所能够解决的具体问题,往往正是西方科学无法解决的,从中可见东方科学与西方科学的互补性。这一点在医学中体现的最为明显,运用中医理论可以轻而易举解决的问题,往往正是西医学理论无从下手的难题。其实世界已经到了西方向东方寻找智慧的时候了,其中的现实意义远非二进制的产生计算机的发明受周易卦象的启发那么简单。这是关系到人类存亡的大事,如果西方的科学再不受到一种与其相反的理智的力量的制约,用不了多久就会将人类引向灭亡的境地,这从目前的环境问题、能源问题、资源问题等一系列关系到可持续发展的问题中已经深刻体现出来了。
 楼主| 发表于 2007-1-30 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三七医论)现代医学批判集

双盲的认识&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BR><BR>&nbsp;&nbsp;&nbsp;&nbsp;不能认识事实,只能说认识存在局限,而不能指责事实不符合你的认识。中医的常识在西医看来都是不可思议的,这正反应出了西医认识方法的局限和短浅。只能用事实来纠正局限错误的认识,而不能用局限的认识否定事实。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想不通这样的道理说明逻辑衔接有些偏差。&nbsp;<BR>&nbsp;&nbsp;&nbsp;&nbsp;双盲试药,这个盲字用的好,其实西医的临床实践正如他们自己所描述的那样:盲目试验。这是他们理论天生的缺陷造成的无法避免的局限,如果有正确理论的指导,治疗就不是实验,而是实践。就像吃东西是为了不饿一样,并不是为了吃了之后试试饿不饿,因为经验与常识是不需要实验来证明的。
 楼主| 发表于 2007-1-30 23: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三七医论)现代医学批判集

在疼痛中认识西医的“客观指标”<BR><BR>&nbsp;&nbsp;&nbsp;&nbsp;无疑,现代医学是以科学自居的。伽利略说,科学是测量。西医对于病人首先要检查化验各种生化指标,从这点看来,西医的方法是符合科学的定义的。&nbsp;<BR>&nbsp;&nbsp;&nbsp;&nbsp;中医则明显不同,中医似乎更重视患者的具体症状。从表面上看,西医的方法似乎是很客观的,而中医的方法则似乎有些主观。毕竟各种指标是在仪器下看得见的,人们都相信这一点,而病人的主观症状除了病人之外别人无法感觉得到。&nbsp;<BR>&nbsp;&nbsp;&nbsp;&nbsp;但仔细想想似乎有些不对,疾病毕竟首先是患者自己的事,除了极特殊的情况患者通常不会装病,如果患者自身感受到的非常的痛苦,如剧烈的疼痛,还不能算是疾病的话,那么在科学的眼里究竟什么才算是病呢?&nbsp;<BR>&nbsp;&nbsp;&nbsp;&nbsp;韩济生院士是我国研究镇痛首屈一指的学者,在一次学术报告会上有人向他问到是否知道疼痛的机理,他的回答是不知道。这不是个科学正在研究的可以“越来越精确”的问题,而是一个目前科学还无从下手的问题,虽然这个问题在科学上的重要性是不容置疑的。因为科学不知道疼痛的机制,所以时至今日,科学家们还没有开发出一种能够测量人是否疼痛的仪器,而且不知道将来有没有可能开发出这种仪器。这是一个科学主义者的的叙述,从中可以感受到真正的科学家(非科学迷信者)的尴尬与无奈。&nbsp;<BR>&nbsp;&nbsp;&nbsp;&nbsp;反过来再考察一下中医,中医的所谓主观其实又是很客观的,人都有过疼痛的经验,疼痛在人是很客观的事情,不能因为无法测量就否定其客观实在性,凡是思维正常的人按道理都应该能达成这样的共识。中医的客观表现在能够正视患者的自觉症状,而不会像西医那样貌似客观的轻易否定患者的感受,说疼痛无法测量之类的奇谈怪论。&nbsp;<BR>&nbsp;&nbsp;&nbsp;&nbsp;疼痛还需要测量,这是只有在现代科学的语境中才会出现的荒唐语言。如果因为缺乏工具而否定无法测量的事物,这是不是伪科学的态度?科学就是测量,科学又是一个不断发展的认识过程,这就决定了科学的无法回避的局限性。科学无法否认以目前的认识水平必然无法测量所有的事物,相对于无限的宇宙与未知世界,科学的测量对于存在来说永远是微不足道的,这是人类的局限性与科学认识向外的方向性决定的。不能正视这个现实甚至试图抹煞客观现实的存在,是地地道道的伪科学的做法。伪科学其实不是对现象的解释或叙述,而是试图用现有的认识水平解释一切现象,并用现有认识否定其无法认识的现象的一种冒充科学者的态度。&nbsp;<BR>&nbsp;&nbsp;&nbsp;&nbsp;比如疼痛,在患者自身是一种真切的现实,而当现有的医学无法测量疼痛的指标时,疼痛被现代医学定义为患者的主观感受(即所谓的神经痛,说白了就是神经病),也就是在现实中根本不存在的东西,只存在于患者的主观感受或幻觉中。这样,疼痛本身就成了非客观性存在。这也就是西方现代医学对于他们所定义为神经性疾病无法治疗的根本原因,或者也可以说因为无法诊断与治疗,所以定义为神经性疾病,因为神经性疾病从他们的客观上看是不存在的。自然,患者其他方面的感受只要无法测量,现代医学也可以作如是观。&nbsp;<BR>&nbsp;&nbsp;&nbsp;&nbsp;如果患者自身的感受都不能成为疾病与健康的判断依据,那么什么才是衡量健康与疾病的客观标准呢?在现代医学能够测量到的指标都正常的情况下,患者自身的感受就可以忽略不计了吗?无法被测量到的患者主观感受到的很真切的无法忍受的疼痛在现代科学眼中就毫无意义了吗?&nbsp;<BR>&nbsp;&nbsp;&nbsp;&nbsp;其实,现代医学的这种伪客观态度是对患者主观感受的歧视与抹煞。而疾病本身首先就是患者的主观感受,这就决定了现代医学的研究对象从实质上来说,并非疾病本身,而是一些与疾病无关的其他现象。所以从本质上说,现代医学还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医学。因为,医学是以治疗疾病为目的的学科,离开具体的疾病作与疾病无关的研究是医学之外的事情。
 楼主| 发表于 2007-1-30 23: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三七医论)现代医学批判集

两种退烧&nbsp;&nbsp;<BR><BR>&nbsp;&nbsp;&nbsp;&nbsp;发烧如同正邪之间的战斗,正气打胜了烧自然会退,比如八一五光复,邪气打胜了烧也会退,比如九一八事变。释邪攻正的“退烧”,是割地赔款的汉奸卖国贼行为,与抗战最后夺取胜利的和平性质是截然不同的。试想满洲国的和平和建国后的和平能一样吗?君不见消炎退烧之后的咳喘不断甚至发为入脏大病吗?枪声是不作了,国家也亡了!还有一种烧,越消炎温度越高,长期不退,是邪气已被攻正药引入三阴经,或已入髓,元阳已经外越不归。西医所谓血液病病因不明,实际上正是被他们长期用消炎药一手造成的。居然还以退烧为能,殊不知他们所谓的退烧大多数时候是专门镇压被压迫者反抗的为虎作伥行为!最野蛮的退烧莫过于用冰袋镇,用后病人多死。这就像南京大屠杀一样,那凛冽的寒冰将是深植在死者灵魂中永世难灭的苦痛!
 楼主| 发表于 2007-1-30 23: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三七医论)现代医学批判集

中西医如何汇通?&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BR><BR>??一些思想开明人士,始终希望中西两种医学能够结合起来,相互取长补短,这听起来当然是个很好的想法,但几十年的经验告诉我们,想要结合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定要找到新的更加合理的契合点才行,不然结果只能是事与愿违欲速不达。<BR>  可这个契合点究竟在哪里呢?窃以为西医对解剖细节与微观结构的探索,可以作为对中医诊断学的补充,西医的一些诊断方法(除切片、骨穿之类对身体形成伤害的)对中医诊断成形疾病的病位及规模具有指导意义。这应该是很多西医人士乐于接受的认识。<BR>  但目前双方还是只能互相借鉴,无法深入结合,因为在群体认识不能做到公平中正的前提下,这种结合只能是以一方对另一方的吞并或消灭为结果的,而不可能是相得益彰的相互补充。这是当前以势论成败的群体思维定势决定的,在远未达到认识能力集体启蒙的今天,搞这种汇通是很危险的,因为人类有可能在蒙昧状态中扼杀了真正能够将人类带出灾难困境的文化类型,这不只是中医面临的问题,一切东方的人类传统文化都面临着这种处境。<BR>  至于将来如何结合,窃以为首先要分清主次,各就其位,切忌越俎代庖。中医可以在认识论与方法论上提供理论基础。西医可以在解剖学与检验学方面补充中医诊断的不足,以及在外科手术方面发挥自己的长处。至于产生于化学方法的西医药物学就完全可以由应用自然药物的中药学所取代了。<BR>  结合的结果竟然是以中医统领西医,这恐怕是科学主义者们所不能接受的,但医学是以治疗疾病为最终目的的,如果那些依赖于其他学科的治疗方法远远落后于真正可以推广成熟的自然医学的疗效,那时候科学这杆大旗恐怕对他们也起不到什么保护作用了。<BR>  这是历史的必然,因为中医自古以来就有这样的疗效,目前中医整体疗效的不尽如人意是中医教育侧重以西医理论指导中医,现实医疗体制下的大部分中医不能正确运用传统中医理论诊断治疗的结果。中医目前的首要任务应该是提高中医从业者的整体治疗水平,将那些打着中医旗号的不学无术的骗子以及思维不适合学习这种医学理论的学术异己清除中医的队伍,使中医在整体纯洁的基础上发展壮大起来。
 楼主| 发表于 2007-1-30 23:07 | 显示全部楼层

(三七医论)现代医学批判集

中西医能否结合?&nbsp;&nbsp;&nbsp;&nbsp;<BR><BR>&nbsp;&nbsp;&nbsp;&nbsp;中医是在气的层次上研究病情,最高境界是“不治已病治未病”,重在调节生命的功能。西医是在物的基础上研究病情,最高境界是干预物质构成的秩序,重在修复器官的结构。中医属形上的医学,是以重道理;西医属形下的医学,是以重器质。上下相形,实无轻重。<BR>&nbsp;&nbsp;&nbsp;&nbsp;然种子之所以能生根发芽开花结果者,以其内蕴生气也,不识此气而但观其形,不免流于形下,与隐形存在相失。此西医所以于内科疾病不能查明病因之故耶?而中医于形器已坏之身体损伤殊无良策,此亦于形迹未能穷理尽性之过欤?<BR>&nbsp;&nbsp;&nbsp;&nbsp;两种医学各有所长,亦各有局限,是以应并行不悖,相得益彰。可以互相补充,不能互相取代;可以互相借鉴,不应互相攻讦。宜扬长避短,取长补短,相互补充,兼容并蓄。忌以长攻短,恃长护短,如同寇仇,互相轻视。<BR>&nbsp;&nbsp;&nbsp;&nbsp;然欲结合,先当平等,科学自然,相互节制,不可先存此轻彼重此是彼非之成见。当一切以事实为依据,以最好疗效检验理论是否正确,据此明辨是非改正错误,统一理论,消灭分歧。一切以临床效果(当以患者感受为主,不可执着客观指标,如以驼背为病态,强为拉直,驼背则直矣,而人则死矣,是治病之道耶?)为判断标准,一切以患者利益为最高准则,果能如是则中西结合为必然之事也。
 楼主| 发表于 2007-1-30 23:08 | 显示全部楼层

(三七医论)现代医学批判集

白细胞为什么会“异常”增生&nbsp;&nbsp;&nbsp;<BR><BR>&nbsp;&nbsp;&nbsp;&nbsp;白细胞是人体的防御力量,只有当外邪内侵的时候白细胞才会升高(西医理论如是说),也就是说白细胞是自身免疫系统为抵抗病邪(注意:不是病毒,病毒可见,此邪气为寒,非显形物质,所以显微镜下不可见)内侵临时调动起来的防御能力,也就是抗邪的正气。而西医对白血病的定义则是白细胞异常增生,即在无细菌和病毒感染的情况下白细胞无缘无故的异常增生,而于病因则至今不明。所以,西医只能把症状定为白细胞的异常增生,对症的治法就是杀灭多余的白细胞,使指标接近正常(此举颇有轧直罗锅之嫌)。<BR>&nbsp;&nbsp;&nbsp;&nbsp;但如果明白了此病为寒邪内侵所致,就不难发现其实西医的所谓治疗其实是助纣为虐的“释邪攻正”行为。因为放着显而易见(四诊历历在目)的寒邪不去理会,反而对抵抗寒邪入侵的白细胞大肆屠杀,这无异于协助侵略者镇压人民反抗的汉奸卖国贼行为。<BR>&nbsp;&nbsp;&nbsp;&nbsp;明白这个道理之后再来看中药的治病原理:中药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控制白细胞升高,而是要从根本上消灭入侵的病邪,白细胞的短期升高可以看作机体抗病邪力量的增强(相当于抗日队伍的壮大),而当病邪除尽之后,白细胞自然会恢复到正常值范围之内(相当于战争结束之后部队战士纷纷复员转入生产)。扶正驱邪的中药治病原理即在于此。<BR>&nbsp;&nbsp;&nbsp;&nbsp;中西医原理不同,用药不同,疗效也不同。大量事实证明西医对于血液病的治疗所采取的方法是令患者人财两空的死路,而中医界也多在错误理论的引导下走入了治疗的误区,使此病普遍成为绝症。如何在正确理论指导下正确治疗此病,不但是医学界的重大课题,也是众多白血病患者应该关注的问题。
 楼主| 发表于 2007-1-30 23:08 | 显示全部楼层

(三七医论)现代医学批判集

从对糖尿病的认识看中西医理论的区别&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BR><BR>??糖尿病是一种内脏代谢功能紊乱症。众所周知,糖是人体的能量来源,糖的味道是甜的。从中医理论看,糖的代谢与脾胃有关,因为脾胃属土,土之味甘,胃主纳食,脾司运化,中气斡旋,升清降浊,人体内部方能除旧布新,所以中医理论又认为脾胃是人体的后天之本(先天之本在肾)。<BR>  又脾主统血,脾经与心经相接,所以脾也在一定程度上主管血液的运行(中华不败所说心脏的动力不足以推动血液的运行是对的,其实推动血液运行的原动力在肾,传导在肝脾,输送在心脏,治节在肺脏,血液运行机制与五脏都有关联)。脾的动力一部分来自肝肾的上升之力,另一部分来自饮食转化的能量,脾的主要功能就是把来自饮食的糖转化为能量输送到血液中,变成人体的动力,就像把煤烧成火,把水蒸成气,把气转成动力,这一点于西方的蒸气机原理很相似。现在由于脾的转化功能出了问题,所以糖不能正常转化为能量,反而停留在血液中,成了血液的负担,这时验血血糖就一定高了,西医所谓的糖尿病就发生了。<BR>  脾本来主升清气,也就是把来自肾肝的原动力传导到心脏,而现在由于上升之力不足,不能推动饮食精微上升化为能量,反而使营养物质下陷于肾中,随小便排出体外,这时化验尿糖也高了,西医所谓的糖尿病就名副其实了。但由于西医受理论的局限,不能了解致使糖份不能正常转化为能量(相当于水化成气)的根本原因,所以也就无法从根本上治愈此病。好在他们发现了胰岛素,胰岛素本来是在脾运化精微的过程中自动产生的,是脾的功能的物质形态,西医治疗糖尿病的唯一方法就是向人体注射人工合成的胰岛素,胰岛素可以在短期之内降低血糖,缓解一些症状。但是仍无法根治此病,因为胰岛素不能自生,所以需要不断注射,而长期的注射不但会使脾的正常功能完全丧失,还会使肝肾功能遭到破坏,最终导致西医所谓的并发症,手足坏烂,肾功能衰竭,双目失明等坏证,终归不治。所以西医说糖尿病是终身疾病,是绝症,对西医来说确实是这样的。<BR>  前面说到了,造成此病的根本原因在脾的升清功能的破坏,而导致脾气不升的原因还在于肾阳的不升(相当于内燃机的炉火太小了,不能将煤点燃),阳气主升(热而轻故升),阴气主降(寒而重故降),这是显而易见的道理。肾气不升往往是因为肾阳为寒气所伤,于理有据,于象可征,四诊相参,自有线索。所以我说早期的糖尿病没有波及到中焦的只用金匮肾气丸就能治愈,因为肾气丸正是温补肾阳的妙药(烧旺炉中之火)。<BR>  至于中晚期的坏证是经过不断误药积累起来的,已经损及了根本,但如果用药得当如法,也并不是没有还原的可能,但至少需要三个月到半年的时间。如果一年还无法恢复就很难彻底复原了。<BR>  而现在的中医在施今墨等名医的影响下对糖尿病普遍采用了滋阴降火的治疗原则,使本来就受损的脾阳肾阳再遭克伐,这就好比雪上加霜,病上加病,又怎么能治好病呢?所以对这些庸工来说,糖尿病也成了绝症,不但损害了中医的声誉,而且直到现在还在用这种方法客观上残害着病人。唉!人为的认识不清导致的灾难也够厉害的了!
 楼主| 发表于 2007-1-30 23: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三七医论)现代医学批判集

从对糖尿病与高血压的治疗看西医理论与芝诺悖论的神似&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nbsp; &nbsp; <BR><BR>  之所以提出现代医学的认识与芝诺悖论相似,是基于现代医学理论在很大程度上混淆了运动与静止之间的差别,从而导致了方法论的一系列错误,在治疗中产生了大量无法挽回的副作用,给患者造成了不应有的伤害与痛苦。这应该与现代医学建立在解剖死尸基础上获得的对人体的机械主义认识论有关。<BR>  下面试以西医最感棘手的糖尿病与高血压为例,说明一下西医治疗之所以无法真正解决问题的本质原因:<BR>  西医理论认为糖尿病主要矛盾表现为血糖升高,临床给予降糖治疗。实际上这个所谓降糖治疗从一开始就忽略了血糖的高低本来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即身体不断在消耗血糖,血糖由高向低变化是一个必然的规律。所谓的血糖升高并不是血糖本身增多了,而是血糖转化为能量、变成身体的动力这个能源转化成能量的过程延缓造成的。也就是身体的热能不能及时将血糖转化为动力所致。正确的治疗应该是帮助身体将血糖转化为动力,即化糖,而不是将静态中观察似乎增多的血糖清除,采取所谓的降糖疗法。动力来源本来已经不足,反而减少了能源的供给,怎么能不令糖尿病人身体更加沉重无力疲惫不堪,最终导致并发症令各脏器功能逐渐丧失呢?<BR>  同样的道理看高血压,血压升高本来是由于气血运行不畅局部循环不通导致的气血压力增高所致,与通道过于狭窄不能及时疏散人群导致的挤压性质相同。正确的治疗方法应该是帮助气血恢复正常运行机制,排除造成气血运行不畅的阻碍因素。但西医却采取了与此风马牛不相及的扩张血管及减少血液容量的治法,这其实已经不是什么治标不治本的问题了。先不说利尿方法造成的肾损害(减少血液容量),单说长期的扩张血管,虽然能造成血压暂时下降的假象,但实际上并没有使血液循环恢复正常,反而使血管弹性不断遭到破坏,收缩力减弱,最终在血压不断升高的压迫下形成破裂,造成了人未亡血管先亡(脑溢血之类)的现代医学惨剧!<BR>  在对于这两种疾病的认识中,西医理论忽视了造成血糖与血压失常的客观流动因素,而采取了一味恢复静态指标的所谓对症治疗。这就相当于对一个卧床不起的病人,硬把他扶起支住,强行使之站立,并试图想通过站立来证明病人的健康一样,是自欺欺人的荒唐之举。如果松手,失去扶持的病人自然会无力支持而倒下。这种治疗实际上并没有真正解除病人的痛苦,也没有真正排除疾病的病因,只是试图在现象上制造一种证明疾病不存在病人一切正常的静态参照,比如站立。其实质不过是一场欺骗而已,欺骗病人的同时,也在欺骗自己。<BR>  这就是现代医学理论认识论及方法论上与芝诺悖论的神似之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三七养生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三七养生  

GMT+8, 2019-3-26 21:15 , Processed in 0.134961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